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三十五章 知桥旧事(加更)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8

段怡的话音刚落,一个重锤便从天而降,抬头一看那二青石头上方,突然跳下去一个人来。他左手一个大锤,带着要将段怡砸进地里头去的气势,扑去回来。段怡凤眸一动,快若闪电,一瞬间消失了在原地。那握着重锤的人,一个也没收住,直接撞到二青石上。紫金色的锤子基本上是他一手一个大锤,带着要将段怡砸进地里头去的气势,猛扑过来。。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三十五章 知桥旧事(加更)》精选:

段怡的话音刚落,一个重锤便从天而降,只见那大青石头上方,突然跳下来一个人来。

他一手一个大锤,带着要将段怡砸进地里头去的气势,猛扑过来。

段怡眸光一动,快若闪电,瞬间消失在原地。

那握着重锤的人,一个没有收住,直接撞到大青石上。

紫金色的锤子几乎是在一瞬间,将那石头捶裂了去。

段怡啧啧了几声,“长孙凌,牛犊子寻死,都是这样直接撞石头的么?”

那长孙凌一听,更是勃然大怒,他从那青石之中拔出铜锤,挥舞起来,又朝着段怡砸去。

这回段怡没有出手,她静静地站着,就在那铜锤锤到了段怡脸上之际,一柄长剑斜插着出来,架住了那铜锤。

长孙凌定睛一瞧,将铜锤收到了身侧,他警惕的看了一眼段怡,惊喜的说道,“乔禾,阿娘若是知晓你没有死,一定高兴坏了。”

他说着,一转眼又变了脸,他抬起手指着段怡的鼻子骂道,“你这小娘子,在那宴会上,故意看我,定是已经知晓了乔禾的身份。她是襄阳郡守嫡女,你怎么可以让她做婢女,来羞辱她!”

段怡还没有说话,一旁的知桥,却是啪的一掌,将长孙凌的手给拍开了。

“襄州刺史已经不姓乔,长孙小郎再敢指着我家姑娘,莫要怪我翻脸无情”,知桥说着,大步流星的朝着一边山间的凉亭行去。

长孙凌身子一震,他紧了紧手,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顿时不言语了。

段怡叹了口气,朝着知桥追去,“此地不是说话之处,随我来罢。”

长孙凌不是个拖拉的,见状提锤跟了上去。

坟头都造了景,这青云山段怡也没有什么理由放过。

在这大青石头附近,便有一座新修的八角凉亭。这亭前生得一株古杏树,颇为粗壮,得三个人方才环抱得过来,将那亭子遮蔽了大半。

段怡寻了个干净的石凳,坐了下来。

知桥抱着剑,靠在了一根大柱子上,“我这条命,是我家姑娘捡回来的。乔家乃是背负着罪名的人,我又哪里还是什么大家闺秀。前程往事,小哥哥莫要再提吧。”

一旁的知路,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还是头一回,听到知桥说这么多话,头一回听她提及她的身世。

那襄州乔家的事情,她是听说过的!

这乔家乃是山南东道的豪族。

乔家人重武,多出名将。原本那山南东道的节度使,乃是乔禾的嫡亲祖父乔远山。

陛下有意削藩,乔远山自请告老让贤,于是京都便派了皇帝心腹朱或接任山南东道节度使之位。为了彰显恩德,封了乔远山的儿子为襄州刺史。

臣贤君明,一时之间,山南乔家成了一段佳话。

只可惜好景不长,陛下还没有把乔远山的光辉事迹写在功勋薄上,甩在一些死不肯让出军权的老藩臣脸上,山南东道便出了一件大事。

先是那新任节度使朱或突然暴毙,被人杀死在家中;随后京都收到了一封带血的密折,乃是朱或血泪控诉乔远山,说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退位让贤是假,以退为进是真!

他朱或不过是空有节度使之名,军权依旧掌握在乔远山手中,那乔远山拿着陛下的赏赐做军饷,竟是意图谋逆,要自立为王!

朝中一时争论不休。

乔远山一直忠心耿耿,乔家人更是一个作奸犯科的都没有,个个忠良,怎么会做谋逆之事?可朱或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做什么要拿着命来控诉乔家谋逆?

那一日,京都的太监拿着圣旨,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推开了乔家的大门。

可一进门去,闻到的便是一股子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以武功见长的乔家一门,在获罪之前,竟是被人屠了个干净,血流成河。

“我……你跟我回襄州去,有我一口饭吃,我就绝对不会饿了你。上个月你生辰,阿娘还给你烧了……”

那长孙凌说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竟是扯着袖子哭了起来。

“全都死了,外祖父外祖母,舅父舅母他们,全都是死了。尸体堆成了山,我在里面刨,想要找出一个活口来,怎么找,都找不到你!”

“你以前特别喜欢笑,还爱吃糖,一笑的时候,露出缺牙来!哥哥们都笑话你,你习武不认真,总是偷懒,怎么都打不过他们……都是我帮你打的!”

长孙凌说着,一个转身,扑通一声,跪在了段怡身前,“段三姑娘,是我瞎了眼,错把恩公当坏人。乔家就只有小禾这么一点血脉了,我阿娘是她的亲姑母。”

“小禾就像是我的亲妹妹一样,多谢你收留了她,我现在想要带着她回荆州去,希望你成全。我这番来,带了许多金银珠宝,本来是要做聘礼的,全都给你,当你谢礼。”

段怡眼皮子跳了跳,她摇了摇头,将长孙凌扶了起来,“我从未拘着知桥,只不过,你能护住知桥么?我能。”

长孙凌身子一震,他有些颓唐地往地上一坐,不言语了。

乔家灭门之后,整个山南东道早已经变了天。他们长孙家作为乔家的姻亲,日子亦是过得水深火热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他一个武将,来凑文人的热闹了。

段相公会不会收他,他不知道,可他长孙凌这辈子读书就没有聪明过。

他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怎么护得住乔禾呢?

段怡听着响动,站起了身来,“你们兄妹二人好好说下话罢,我先去上山去了,不然的话,要惹人生疑了。长孙小将军还请牢记,不要乱说话惹事生非。”

只要长孙凌不叫嚣,没有人知晓知桥的身份。

当然他便是乱说了,段怡也是不怕的,天高皇帝远,眼瞅着人家都欺负到家里来了,她还有何惧?

示弱,不过是等待时机,一击毙命罢了。

段怡说着,甩了甩衣袖,同知路一道儿,又回到了那长长的青石阶梯上。

还未曾走得几步,便瞧见几个穿着华服的小郎君,折返了回来,领头的那个穿着一身青色的儒服,戴着玉冠,生得倒是颇好,“段三姑娘可是行不动了,我这里有软轿,可以抬你上山。”

段怡看着他额头上的汗珠子,战战兢兢的双股,笑了出声,“我瞧着还是您更需要些。”

她说着,加快了脚步,朝着那山上快步的走了上去。

那群小郎君一瞧,忙跟了上去,可不管怎么走,段怡总是比他们快上五个台阶,差点儿走岔气了去,“段段段……段三娘子……等……等等等小生!”

……

等段怡引开了那些人,凉亭这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长孙凌从地上站了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屁股,他看了看知桥的手,上头都是厚重的茧子,以前不爱练功的小姑娘,如今也成了一个日夜苦练的女侠了。

他抿了抿嘴,“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来剑南道的?”

知桥的目光看向了远方,“因为剑南顾家,山南乔家,如出一辙。”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