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三十七章 香饽饽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9

知桥心中的火,腾地一下蹿了上去。顾使公而如今他不在锦城之中,这顾明睿订亲之时,也就仅有段怡顶顶亲的母亲弟妹获知。这风声是谁放回去的,不想也知。她提着剑,疾步走出来了凉亭,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去看向了长孙凌,对着他挥了挥。“一乱了世,姑父既让哥哥来顾使公如今不在锦城之中,这顾明睿定亲之时,也就只有段怡顶顶亲的母亲弟妹知晓。。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三十七章 香饽饽》精选:

知桥心中的火,腾地一下蹿了上来。

顾使公如今不在锦城之中,这顾明睿定亲之时,也就只有段怡顶顶亲的母亲弟妹知晓。

这风声是谁放出去的,不想也知。

她提着剑,快步走出了凉亭,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去看向了长孙凌,对着他挥了挥手。

“大乱在世,姑父既让哥哥来此,定是早有安排。哥哥下回见我,装作不识便是。”

“我一人,若是有幸报仇,那是老天开眼;若是不幸亡故,也只当是同爹娘团聚,与人无尤。”

她想着,对着长孙凌拱了拱手,快步的离去。

长孙凌盯着知桥的背影看了又看,过了许久,方才苦笑出声,“乔禾不是当年不知天高地厚的乔禾,长孙凌也不是莽撞行事的长孙凌了啊。”

他想着,举起那对大铜锤,在这林间练起武功来,左手一锤,锤裂了林间山石,右手一锤,直接锤断了碗口大的一根树,像一阵狂风暴雨似的,将这一片地摧残得翻了个个儿。

先前他因为攻击段怡而锤裂了的大青石,在这一块灾后场景之中,再也不显突兀了。

话分两头说,那厢知桥同长孙叙前尘,这边段怡快步戏群英,她走几步一回头,笑嘻嘻转这手腕子上的大珠串子,瞅着身后那群文弱书生,已经喘成了狗。

先前还只有那个穿青袍的,这会儿功夫,竟是聚成了一道彩虹。

“公子们可是行不动了,这山梯陡峭,光是站着往下头看,都头昏腿软的,坐软轿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不会惹人笑话的。”

先前穿着青色儒服的书生扶着自己的腰,重重的喘着粗气,他倒是想要佯装镇定,可他的胸膛不允许!

他都是随着段文昌上过一次山的了,左等又看,瞧着那段三姑娘还没有上来,脑子里那是灵光一闪。若是他快速的折返回去,撞见了崴了脚的,或者是走不动的小娘子,来个英雄救美。

不管是拿软轿抬人上去也好,亦或者是被他背上去也罢,那都是占尽先机的美事!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

青色儒生用余光看了看身边站在赤橙黄绿蓝紫……他看低了这群同他有一样想法的牲口,也看高了自己。

好家伙,他把人家段三娘子背上去?

他现在只想抱着人家段三娘子的大腿,求着她说,姑奶奶要不你把我背上去?

头一回上山的时候,一大堆人走着,不徐不疾,累了还有下仆撑着,这一回,人家段三娘子蹿得像只兔子,你有什么脸面辱骂自己的那不争气的腿子。

“三姑娘说的哪里话?小生母亲好喝山泉水,我时常天不亮就上山替她打水,这么一点点山路,算不得什么的。”

段怡一听,笑了笑,走上山不累,跑上山不累就有鬼。

“那便好”,她说着,拿着团扇掩了半张脸,“眼瞅着就要到山顶,诸君不如在这里歇息一会儿。山泉水烹茶煎药,都是上佳不过。”

“公子大孝,我们这青云山深处,也有处山泉,诸君都是大雅之士,可以在朝露之时上山打水,别有一番滋味。”

寻了山边青石靠着歇腿的众人一听,心中的脑壳摇成了拨浪鼓,不,我们都是俗人!

“姑娘,你要山泉水?那我给你打啊,就这点山路,我闭着眼睛挑着担,一炷香都能跑八回。缺胳膊断腿的才觉得爬这个山累呢!”

“不过姑娘,我觉得还是蜀山的水好,我听说那里有踏剑凌空的仙人,指不定那水也是仙水。只要姑娘想喝,便是那王母娘娘的洗脚水,我都去搬来。”

段怡无语地笑了出声,知路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段怡一瞧,对着众人福了福身,“如今我便先行一步了。”

她说着,一把挽住了知路,飞奔而去,在那些“彩虹”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只留下了一道残影。见那些人追不上来了,她方才放慢了脚步,“都打听清楚了。”

知路点了点头,“都跟那长孙公子差不离的,是附近州县的读书人。听说段家有五位姑娘择婿,都恨不得来撞个大运,尤其是……”

知路说着,看向了段怡,“他们头一个想娶的,就是姑娘你!说是顾公子定亲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姑娘虽然姓段,但算得上是姓顾的独女。”

“一个个的,恨不得削尖了脑壳,来我们姑娘这里倒插门!这年头,赘婿都成了什么香饽饽,人人争着做了么?跟着姑娘,知路我也算是开了眼了!”

段怡神色未变,轻叹了一口气。

“早在预料之中了。我瞧着那群人,隐约以穿着青衫的人为首,他是个什么来头?”

知路来了精神,“姑娘这下子问对人了!”

“那公子姓王名占,是从京城里来的,姑娘别瞧他文质彬彬地像个弱鸡,但他父亲是兵部侍郎,三军冬日里有没有袄子穿,全看他爹的了。”

“王占的母亲是剑南人,名叫陈霞,说起来还同顾家有八竿子才能打得着的亲,是个练家子”,知路说着,压低了声音。

“姑娘,据说那王占其实是个庶出的,记在了嫡母名下罢了。不过是捕风捉影之事,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晓。这回陈霞同王占入剑南,带了一百剑奴,个个穿着甲衣。”

“先前那王占的小厮,还扯着嘴同我炫耀呢!”

段怡脚步一顿,这世家大族往来,公子小姐那是虚以为蛇,废话八百章才有一句关键的,可女婢小厮们说着,把那夸张程度削减八百倍,句句是真的。

“剑奴?”

知路点了点头,“听说那陈家老宅容不下这些剑奴,王占还在到处寻新庄子呢,刚才问我打听来着,说是寻中西面的一处,我听着倒是有些像关园。”

“关园?”段怡眉头皱了起来,她若有所思的转了转手中的珠子,又继续走了起来。

这关园说起来同她还有几分干系,她上辈子学的便是土木之术,在造坟山的时候,意外的同一位能工巧匠成了忘年交,那人便是姓关的。

这关园,便是他家的祖宅。

关老爷子不光擅长建造搭桥,更加擅长的机巧之道,她跟着学了好几年,虽然没有师徒之名,但关老爷子也算得上是她半个师父了。

“关园在锦城颇有名气,关老爷子豪富,路边的乞丐都知晓他绝对不会卖掉祖宅。王占为何偏生盯上了关园?”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