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三十九章 猪与豪猪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40

段怡捂着胸口,往前小跳了一步,一脸的不可以不敢置信,“那日你还说两清了!”崔子更望着她灼灼的目光,都忍清了清嗓子,一时之间有些一时语塞出来。一旁的晏镜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出声,“你说一句,她有十句等着。当初我是这么输给祁树的,无须放到心上。”“小崔将一旁的晏镜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出声,“你说一句,她有十句等着。当年我就是这么输给祁树的,不必放在心上。”。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 猪与豪猪》精选:

段怡捂住胸口,往后小跳了一步,一脸的不可置信,“那日你还说两清了!”

崔子更看着她灼灼的目光,忍不住清了清嗓子,一时有些语塞起来。

一旁的晏镜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出声,“你说一句,她有十句等着。当年我就是这么输给祁树的,不必放在心上。”

“小崔将军想必不是来拜师的,虽然那等浅滩潜水的本事我也是头一回见,但咱有两条腿,也是不必学了。既然如此,你来剑南道做什么呢?”

崔子更的眼皮子跳了跳,他仗着身量高,朝着那人群中看了过去。

五皇子陈鹤清已经顺利的爬上了大青石,正硬着头皮拍打着佯装呛水昏迷的王占,周围的人一脸的关切,用“浅滩潜水”来形容这场景,可不就是一个绝字!

饺子锅里洗澡,也不嫌丢人呐。

崔子更想着,收回了视线,意味深长的看向了段怡。

“某想做什么?段三你心中再清楚不过不是么?某想见顾使公,还望段三能给安排一二。”

段怡心中骇然,她清楚?她清楚什么?

看来老神棍死的那日晚上,不光是她发现了崔子更,崔子更更是发现了折返回来的她。

所以,他来这剑南道,也是为了河山令来的。

“当日你救了顾明睿,我外祖父便没有不见你之理。何苦跟上这青云山来?”段怡试探着问道。

崔子更想了想,看了一眼段怡的头发,她的发鬓之间,别着一根同当初一模一样的发簪。

他心头一动,压低了声音,“当然是来看段三姑娘唱戏的,这扮猪吃虎倒是有趣,可惜没有唱完,便直接改翻江倒海了。”

不等段怡说话,崔子更又道,“也是,有的人扮猪就是猪,有的人一身荆棘,便是扮猪,那也是豪猪。”

他说着,袖子一甩,自顾自的下山去了。

段怡回过神来,气了个倒仰,她抬手指向了崔子更的背影,一脸控诉的看向了晏镜,“不是沉默寡言,杀人魔头么?不是天山顶上的黑冰块子,看一眼就灭族么?”

“他是在骂我吧?居然骂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做豪猪?”

晏镜瞧着段怡不可置信的眼神,哈哈笑了出声,他摇了摇手中的扇子,“非也非也,他是在夸你,不是在骂你。毕竟彘为食,而豪猪是战力也!”

晏镜说着,也跟着袖子一甩,屁颠屁颠的下山去了。

段怡深吸了一口气,她手一动,从袖袋里掏出了一枚大子儿。

一旁的知路一瞧,忙一个闪身,给拦住了,“姑娘,姑娘,一个大子儿也是钱呐!生气怎么能给他钱,下回咱们见了,踹他一个屁墩儿!再说了,不是你先骂人家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吗?”

段怡一愣,无语地将那枚铜钱扔给了知路,给你了。

她说着,一个转身,朝着人群看了过去,此时那王占已经“醒”了过来,对着陈鹤清那叫一个拜了又拜,感激涕零。

陈鹤清却是笑着,甩了甩头上的水珠子,大步流星的朝着段怡走了过来。

“三妹妹没事吧?先前我瞧着你那个方向落水,还以为是你,想也没有想便跳了下去。这秋日寒冷,若是落水着凉了,可就不好了。没想到意外的救了王占。”

段怡啧啧出声,这五皇子别的不厉害,倒是一张脸皮子,比十张猪皮叠在一块儿都要厚上三分。

“嗯,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话本子里都这般说,今日竟是叫我瞧见真的了”,她说着,拍了拍陈鹤清的肩膀,陈鹤清一时不察,竟是被他拍得身子一晃,险些没有站住。

他脸色微变,晃悠了几下,捂住了自己的肩膀。

“殿下英雄救美,当真是人间楷模。我师父在保兴堂里做郎中,医术不比宫中太医,但是疑难杂症却是可以看的。”

“这世间万色,多数人都能瞧见。可也有那么几个,分不清楚青色黄色的,殿下不必讳疾忌医,便是治不好,只要心中有万物,那万物便自在眼中。”

在场的人,都神色古怪了起来。

从圆鼓石头上下来了的段文昌,听着皱起了眉头,“怡儿浑说什么?五殿下尤擅画,一张百花图,便是陛下也称赞过的,又岂会分不清楚黄绿?”

段怡听着,胡乱的点了点头,“哦,祖父说得是。这山顶风大,不若让殿下同王公子早日下去换衫吧,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不是,不然染了风寒,那就不妙了。”

她说着,毫无歉意地看向了陈鹤清,“殿下抱歉,我生于乡野,识文断字全靠看野郎中的药方子,以及老祖宗托梦。这文绉绉的话若是说错了,还请海涵。”

陈鹤清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待反应过来,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他抿了抿嘴,随即又温和的笑道,“三妹妹说笑了,鹤清又岂是小气之人。”

他说着,朝着人群看了过去,“段师,那学生便先下山去换衫了。”

段文昌温和的看了过来,“快去快去,正好这书院咱们也瞧完了,都一道儿下去罢。”

他说着,率先走到了前头,那群学子一瞧,一个个的都默不作声的跟了上去。

段怡抱着臂,看着众人,倒是那三皇子陈铭经过之时,停留了一下,从一旁的太监手中接过了一个雕了花的竹筒,塞到了段怡手中,“说了那么些话,喝点水罢。”

段怡举起竹筒一瞧,上头雕着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正在踏波寻浪,好不惬意。

“你用过的么?”

陈铭没有说话,甚至连头也没有回,只举起手来,在空中挥了挥,便也跟着众人下山去了。

一会儿的功夫,先前还闹哄哄的山顶,竟是只剩下段家的女眷们了。

段淑见没了人,一下子蹦了出来,“你们……”

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却是整个人,都被段娴狠狠地拽住了,她猛的将段淑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阴沉着一张脸,同平日里那副贤淑大方的模样,大相径庭。

段淑瞧着,却是一个激灵,不敢言语了。

段娴深深地看了段怡一眼,“妹妹从小到大,没有人教,我这个做姐姐的,就教你一个道理。不是你的,再怎么争,那也不是你的。”

“用歪门邪道手段争来的,一辈子都叫人瞧不起。妹妹可千万别吃了这个亏。”

她说着,袖子一甩,踉跄着拖着段淑,下山去了。

坐在那里的段好闻言,涨红着脸起了身,她猛的咳嗽了几声,斜倒在顾杏身上,“三姐姐,咱们一道儿下去吧,小弟在山下等着,怕不是要着急了。”

段怡见她经过,伸出一条腿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哟,账没有还清,怎么就能走呢?”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