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四十章 内卷之王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40

段好垂下眸去,目光也没看段怡横出的腿,却看向了她手中拿着的那个雕花竹筒儿。她轻咳了几声,宽慰着看向了顾杏,“阿娘先同妈妈们一道儿上山罢,小弟这么久看不见阿娘,指没准心急了。昨日午食他饮了些酒,也不明白难受啊不难受啊。”顾杏一听,登时惊慌了出来她轻咳了几声,安慰着看向了顾杏,“阿娘先同妈妈们一道儿下山罢,小弟这么久不见阿娘,指不定着急了。今日午食他饮了些酒,也不知道难受不难受。”。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四十章 内卷之王》精选:

段好垂下眸去,目光没有看段怡横出来的腿,却是看向了她手中拿着的那个雕花竹筒儿。

她轻咳了几声,安慰着看向了顾杏,“阿娘先同妈妈们一道儿下山罢,小弟这么久不见阿娘,指不定着急了。今日午食他饮了些酒,也不知道难受不难受。”

顾杏一听,顿时慌张了起来,她着急的抓住了段好的手,朝着段怡的手上覆了过去。

“都是一家子姐妹,有什么话好好说。阿怡你是姐姐……我去看看你阿爹同弟弟”,她说着,提起了裙角,领着一大群子婆子,浩浩荡荡的朝着山下行去。

一会儿的功夫,这山顶之上,只剩下段怡同段好,以及各自身边的大丫鬟了。

像是知晓姐妹二人有话要说,她们都走得远了些,去那上山的石台阶上守着了。

段好收回了落在顾杏背影上的视线,拿帕子捂着嘴,轻轻地咳嗽了几声。

她抬起头来,眼中波光流转,看上去竟是平添了几分气势。

“若说欠债,那也是阿娘欠了你的债。我同姐姐才见几日,何曾欠了姐姐的?”

段好说话的声音很轻,有些有气无力的,她转过身去,拿出帕子垫在了那书院的门槛上,靠着门边,坐了下去,好似不这么做,风就会将她刮倒一般。

段怡挑了挑眉,收回了横着的脚,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打太极的话我懒得说,耽误我功夫。你若是想做王妃,压大姐姐一头,自己去便是。”

“叫王占把你推下水去,让五殿下英雄救美也好,去弄上一壶下了药的春宵一度也罢,我顶多唏嘘两句,世上竟是有这么着相的蠢货。”

“顾明睿已经定亲的事情,是你放出风声去的吧。”

段好并不意外,她抬起眼来,看向了段怡,“三姐姐怎么赖我?府中人多眼杂的,谁是知道是谁呢?我一个闺阁女子,初到剑南,哪里有这本事,姐姐高看我了。”

“阿娘一心想要三姐姐嫁个好人家,许是阿娘想要择婿呢。我瞧着五殿下十分的中意姐姐,若能结成一段好姻缘,那当真是大善。”

段怡听着,嘲讽地笑了出声,“知道阿娘为何壮得打得死牛么?因为她脑壳不想事,没有你那么自以为聪明。”

段好脸一僵,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所有人都觉得顾杏不是个聪明人,可鲜少会有人这么直白的说,尤其是这个人还是她嫡亲的女儿。正所谓子不嫌母贫,子女不说父母的不是……

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轻叹了一口气,“若我同姐姐一般,有外祖父为靠,今儿个不用人推,我自己个就直接蹦下去。”

段好说着,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阳光有些刺目,她抬起手来,轻轻地遮挡了几分。

“段家的女儿不好做,阿娘的女儿,更是不好做。”

“婚姻婚姻,缔结的是两姓之好,讲究的是门当户对。阿娘出身比公主都不差,若是有顾家为靠,谁敢欺辱于她?可她倒是好,同外祖父闹翻了,在段家无权无势,如同孤女。”

“明明出身名门,却是官话也说不好,家也不管,也不出去结交那些夫人。她的眼中,只有阿爹,只有阿爹身边的那些花花草草……”

段怡听着,啧啧出声。

什么叫做语言的魅力,这就是啊!

段好这番话,可是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把所有的问题,全都推到了顾杏身上。

她若是当真想要顾杏同顾家修好,当年也不会恰好生病,拦着顾杏南下了。

不过是以前,天子尚能掌控天下,随时要削藩,顾家不知道何时,便要遭了难。相府不想叫人猜忌,这才不让顾杏同这边联系过密。

如今天子式微,藩镇强势,段家丢了圣心无依无靠,这会儿功夫,段好便又想起血浓于水,觉得母亲做得不够了。

段好见状,脸微微一红,她轻轻地咳嗽了几下。

“三姐姐没有在京城里住,自是不知晓。祖母偏爱大姐姐尤胜,为了让她能够进东宫,费了好大一番心思。她也是个有本事的……”

段好说到这里,神色古怪了起来。

“大姐姐这个人,什么都要争个头名。你绣一朵花儿,她就非绣上两朵;你喝一副药,她非要喝上两副;怕不是人死了躺一口棺材,她都非要躺两口,显得比旁人尊贵三分。”

“姑娘家读书,能识文断字便是不错了,可大姐姐每日头悬梁锥刺股,比考状元还精神……若她是我一母所出的姐姐,有这般高远志向,那我高兴还来不及……可是不是!”

段好抬起头来,坚定的看向了段怡,“她恨我们,恨阿娘在惠安公主尸骨未寒的情况下,便进了段家门……以前我不知道,可是那回去了东宫寿宴之后,我便知晓了。”

段怡无语……这是什么内卷之王同被害妄想的战争吗?

她想着,不动声色的看了回去,“东宫寿宴上,发生了什么?”

段好没有直接回答,却是定定地说道,“三姐姐先前也瞧见了吧,她走的时候说的话。她以为你想要嫁给五殿下。一家姐妹,只有一个能够嫁入皇家。”

“若是今日五殿下救了落水的三姐姐,那大姐姐不但入不了东宫,甚至连三殿下也嫁不了。所以她方才那么恼羞成怒。”

段怡听着,摇了摇头,她饶有兴致的看向了段好,一屁股在她旁边的门槛上坐了下来,“指桑骂槐听说过吗?妹妹。王占撞我,我主动躲开了。”

“我同你才见几日,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都能猜到你在其中推波助澜了。两头猪在一个栏里吃了十来年的食,还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德性?”

段好一梗……竟是无言以对。

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往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三姐姐,咱们是一母同胞,我绝对没有害你之心。”

她说着,抬头看向了段怡头上的发簪,声音更小了几分,“河山印姐姐知晓吗?今日姐姐拿的这根簪子,一共有两根,其中有一根是真的,乃是段家的传家之宝。”

“据说与河山印有关,而另外一根,也就是姐姐头上这一根,是后来仿制的。东宫选太子妃,三人中选一人,大姐姐只肯赢不能输……东宫寿宴之前,央求祖母给了她簪子,献给阮贵妃。”

段好说着,神色中带了几分嘲讽,“可惜后来出了意外。”

段怡听着,心中一万头神兽奔过,她到底把什么东西给了崔子更!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