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猎牙狂卫

第10章 可怜的李大车管

发表时间:2020-10-18 16:59:10

“兄弟我相信我就好,哈哈。”张磊大喜,NND,这就我相信我了,么就不起疑这板砖上的手印是我留在的。也是,我就一个屌丝小司机,拿几四千多块的月薪,怎么会有这本事。“现在谈相信,还为时过早。”小公鸡瞬间想到什么沉着脸道,“既然你说那个高人,要绑我二十四小时,不然今晚就会找我麻烦对吧,如果高人今晚不来找我,那说明你的话仍然存在欺骗我的嫌疑。到时候……嘿嘿……!”。


推荐指数:★★★★★
>>《猎牙狂卫》在线阅读>>

《第10章 可怜的李大车管》精选:

“兄弟相信我就好,哈哈。”张磊大喜,NND,这就相信我了,难道就不疑心这板砖上的手印是我留下来的。也是,我就一个屌丝小司机,拿几二千多块的月薪,怎么会有这本事。看来那些心理学的书,真没白读,对付这富家小公鸡很适合。

“现在谈相信,还为时过早。”小公鸡瞬间想到什么沉着脸道,“既然你说那个高人,要绑我二十四小时,不然今晚就会找我麻烦对吧,如果高人今晚不来找我,那说明你的话仍然存在欺骗我的嫌疑。到时候……嘿嘿……!”

张磊一脸苦相道,“兄弟,高人行事向来高深莫测,如果他今晚有事耽搁了,这也不能怨我啊。那块板砖上面的手印,就是他出现的最好证明。足以证明我没有骗你。”

“这小爷我不管,反正老子昨天挨了一晚上的冻,他今晚来便罢了,如果不来我也只能拿你出气。”

哇靠,这TMD真是蛮不讲理,不好好拾掇拾掇怎么能解我心头之气。NND。小公鸡你今天不来找我便罢了,既然你来找我,我怎么能不回礼。本来只想对你小惩大戒就放你一马,没想到你竟然带人过来,想于光天化日之下揍我一个生活不能自理,哼,看今晚本高人怎么收拾你一个生活不能自理。

张磊眼角一瞟,见不远处李绪刚拽着老李,对这边探头探脑,哪能不知道对方打什么主意。

NND,一准是憨厚的老李见我被这么多人围住,想帮忙,被李绪刚那鬼王八给拉住了,李绪刚你不是想看我笑话吗?嘿嘿……张磊嘴角露出阴笑。给人一种好不猥琐的感觉。

还好他虽笑的阴险,但却隐蔽,小公鸡一干人等并未发现。不然难免对他刚才的话,再生疑心。

张磊做郁闷状道,“当时那位高人,威胁我说不能报警,不然就要了我们两人的命。我想,报警这个办法好是好,但却是拿兄弟你的命在赌,危险太大。但放兄弟一人在这儿,我也于心不忍。我一个人自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就想先回车站,找好朋友助下拳,将你救下来。俗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我将公交开回车站,正准备找几个好朋友去救你,不料我们老大硬是将我给拦住了。他在车站处处叼难我,我想办的事,他自然千方百计的阻拦,迫不得已,我只好稍稍向他透露你富少爷这个身份,那知他说现在的富二代,都不是什么好鸟,欺男霸女,飞扬跋扈,为富不仁,耀武扬威,栽赃陷害,草菅人命,可谓是无所不为,坏到骨子去了。他还说有行侠仗义的高人教训你,他乐见其成,且扬言恨不得自己化身成,暗黑者里面的dark亲手惩治你们这些二代。”

小公鸡顿时炸毛,气的怒发冲冠他怒道,“NND,你们车站老大好大的狗胆,他娘的,竟然敢这样说我,他在哪儿?”

张磊用手对着不远处的李绪刚遥遥一指。

“给我揍他一个生活不能自理。”小公鸡对四名保镖怒吼道。

“是少爷。”四名保镖应声而动。

张磊见一旁的小公鸡,一幅摩拳擦掌的样子。他原以为小公鸡会亲自参于动手揍人。哪知对方径自上了那辆超跑,一溜烟的离开。

而那四名保镖丝毫不感意外,径直向李绪刚走去。

张磊心道,没想到小公鸡智商不低啊,还知道保镖帮自己出气时,要离开现场,这样一来,以后捅出事,也有很大的腾挪余地,找人顶缸也顺利很多。NND难怪刚才让他保镖揍我时,他打算上车,原来是打算离开现场,脚底抹油。看样子这丫的,没少欺负人,都搞出经验来了。

李绪刚看热闹正出神,见那几名保镖迟迟没有对张磊动手,心里急得不行,恨不得自己化身成其中一名保镖,一马当先的给张磊一顿猛揍。

这个想法,已经存在他脑海里很久了,可惜他长的没有张磊壮也没张磊高自知不敌,为免难堪一直都处于YY状态。那四名保镖生的魁梧有力,自然也成了他变身YY的最佳对像。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上前煽阴风点鬼火,至张磊于不利之境时,却看到张磊手指遥摇指向自己。他的心蓦的一紧,一阵发虚,油然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果不其然,他见那名贵公子随着张磊的手指,恶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对身边四名保镖吩咐一阵,而后那四名保镖便神色不善的向他走来。明显是要揍自己。

张磊来车站上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屡次在其手下吃过冤枉亏,如何不知这是张磊捣的鬼。

李绪刚顿时变色,这次可不是挨吵挨骂了那么简单了,而是张磊要借手打人,他当既怒道,“张磊,你TMD的又想坑老子。”

张磊根本就懒得和他废话。

李绪刚看着四名气势彪悍摩拳擦掌的保镖,吓的腿肚子都在打颤,想跑都跑不了,人家还没真揍他,都一脸煞白,满头冷汗。

“你……你们不要相信张磊那王八的话,他是陷害我的。”李绪刚一边急叫道,一边哆嗦着掏手机,想打电话报警。

保镖之所以是保镖,是因为他们拿的是老板的钱,自然要忠于老板交待的事。小公鸡既然已经下达命令,并且还主动驾车离开,显然他们是非动手不可。

“砰!”其中一名保镖,一个冲步摆腿,抽中了李绪刚的手腕,李绪刚的手机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砸落在地,变成一堆零碎。

紧接着,“霹雳啪啦……砰…砰……冬,轰……”

“啊,天啊,地啊,妈啊,救命啊,要打死人了。救命啊。”李绪刚发出一连串的惨叫,声音好不凄凉,他双手抱头,急叫道,“老李,帮忙拉下架啊,再不行给帮我打110。”

张磊大声道,“老李啊!他们可都是有钱人,你看看那车,你看看这四名保镖的身材,在对比下你的,你就算上去也不顶多,平白添伤号,报警吗我看也不必了,人家是有钱人,你得罪不起。他们顶多揍李绪刚一顿。没事的放心说不定我们李大车管还会因为这事,得到一大笔医疗补偿费。”

李绪刚听到这话,顿时想到自己不久前对老李说的话,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不知是被揍晕了,还是被张磊气晕了。

小公鸡根本就没有载保镖回去的打算,因为他只身溜走,到时候保镖就会主动自首,说是和李绪刚有私人恩怨,怎么着都和他扯不上关系。就算有心人知道是他授意,也得讲证据不是。

这基本上已经成为二代们欺男的惯用手段了。小公鸡自然得心应手。

他驾着自己的超跑回了别墅。

小公鸡刚兴致勃勃的拧着那个装着手印板砖的塑料袋,打算进屋。迎面却走来一个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年龄不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的异常清丽,虽然一脸素容,但眼角鼻周却没有暗影,皮肤上却没有任何瑕疵,白皙细腻中透着淡淡红晕。

小公鸡叫李豪,而这名女子正是李豪同父异母的姐姐,李月婵。

李月婵见小公鸡李豪手里拧着的劣质的黑色塑料袋,寒声道,“这次你又带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回来。”

提起上一次的事,李月婵就一肚子火,这个弟弟整天游手好闲,还将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往家里带,更可恶的是,这家伙不久前在网上买了一根女用电动棒,那天他不在家,还让她亲自寄收。她一怒之下,将那电动棒扔进了垃圾堆。

她平日虽然严格律已,但现在是什么社会,在室友的熏陶下,也早以不是不暗世事的小女生了。

当时那个装电动棒的袋子,也是这种劣质的黑塑料袋。不由怒火渐升。

小公鸡李豪虽然和李月婵不是一母所生,并且纨绔无良,但这么大一个家小一辈就他和这个姐姐,而他又是极重感情之人,所以平日里,他妈对李月婵百般叼难,他却极为维护姐姐李月婵。

李月婵从来就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虽说李豪是后母亲生的有其撑腰,但小时候只要李豪一犯错,她仍旧照打不误。丝毫不在意后母的指责。

而小公鸡李豪也很识趣的没有在他妈面前告过叼状。

他自小被这个姐姐教训,所以对李月婵本能的有些敬服。上一次的事,他也是尴尬不已。

他零花钱多,经常在网上买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当时他还以为是别的东西快递到门口,所以这才打电话让李月婵签收。没成想……

见姐姐误会自己,他立刻开口道,“这里面是一块砖。”

“一块砖?”李月婵将信将疑问道。

“不骗你,真是一块砖,不过这砖上面有一个高人留下的手印。”小公鸡李豪,生怕姐姐不相信自己,立刻献宝似的打开塑料袋,将那块红砖拿了出来。

李月婵接过红砖,眼睛瞬间被那深达一公分有余的掌印给吸引住了。

“付博说这手印,是高人硬生生的挤压上去的。不是事先按上去的。”小公鸡李豪道。

过了良久,李月婵的目光这才从手印上移开,眸子深处精光一闪而逝。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的凝练无比。

一旁的小公鸡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般,焉了。小时候,李月婵,只要一沉眉锁目,那就是要揍他的征兆。

还好,这次李月婵并没有揍他,开口问道,“这板砖是怎么来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李豪当下便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当然了他在公车那一节直接给略了去,要不知,以李月婵的冰雪聪明,绝对会猜到龌龊的内心想法。

“哼!让你平日胡天胡地,为非做歹,人家这是找上门来了。”李月婵寒声喝道。

“姐你放心,我可是有秘密武器的,高人不来则罢,来了我绝对将他绑了,让他教我们俩儿砖上印掌的功夫,你不是在读警察学校吗,你注定是要当警察的,咱们Z国对枪支管理严,警察也不能随便开枪,你学会了这手功夫以后抓抓犯罪也轻松许多。”

“大祸临头了,你还敢异想天开。今天你不许离开屋子一步。”李月婵道。

“是……!”

“还不给我滚进去。”

……

竟然能在红砖上留下掌印,看来对方一定是炼了某种柔劲。哼……不过你当我们李家是菜园子吗?想来便想,想走便走,没这么便宜。

李月婵左手微微用力,手上那块红砖,瞬间化为满地碎屑。她单手轻轻一拂,满地碎屑直奔垃圾桶。

……

在晨光的照射下,她那张清丽的脸庞几乎白的不剩下眼睛。

猎牙狂卫
猎牙狂卫
《猎牙狂卫》小说的主角是张磊李月婵,是由战歌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猎牙狂卫主要原因讲诉了:他是所以重伤归国修养的超级兵王,在都市中当起了公交司机想嘴瘾悠闲自在撩妹的生活,却所以自己嫉恶如仇,看严禁世间强权欺辱普普通通人的事情,而打上都市巅峰的故事。“吱……!”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201路公交车停在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