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龙抬头

第7章 被抛弃的女人

发表时间:2020-11-22 19:28:52

从来没有想像过有一天我的生命里会会出现一个富婆,这个富婆更有甚者会历史改写了我因为未来下半辈子的命运。杨姨穿的是一件淡紫色的轻薄型睡衣,轻薄型的基本上也可以是透明的,精致优雅的脸蛋即使是卸妆油之杨姨穿的是一件淡紫色的轻薄睡衣,轻薄的几乎可以是透明,精致的脸蛋即便是卸妆之后仍旧如此美丽。曼妙的身躯让人止不住想要冲动。。


推荐指数:★★★★★
>>《龙抬头》在线阅读>>

《第7章 被抛弃的女人》精选:

从未想象过有一天我的生命里会出现一个富婆,这个富婆甚至会改写了我未来下半辈子的命运。

杨姨穿的是一件淡紫色的轻薄睡衣,轻薄的几乎可以是透明,精致的脸蛋即便是卸妆之后仍旧如此美丽。曼妙的身躯让人止不住想要冲动。

我赶紧控制住自己年轻气盛的火气,侧着身体面对杨姨,以免自己生理的尴尬引起不好影响。

她看着我,鼓掌说道:“你这小屁孩,看不出挺多才多艺的呀,在大学里肯定特别受欢迎吧。”

我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挠挠脑袋不好意思说:“哎,好久没弹,有些技巧都不太熟悉了,要是以前肯定更好。”

“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臭不要脸。”杨姨穿着睡衣走过来,就坐在我旁边,紧紧挨着我,抚摸着钢琴说道:“太像他了,以前他也喜欢睡前给我弹奏一曲。”

我本来都让自己快冷静下去了,杨姨的突然靠近又让我血脉喷张,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睡衣会让人引起坏心思吗?就这么放心我?

我穿的也是个体恤,两个人之间仅仅是隔着薄薄的衣物。我的身体一点儿也不敢乱动,害怕下一刻控制不住自己。

男人心血来潮,哪里管得了是二十岁还是四十岁。

况且杨姨虽然四十一岁了,但美满却是比那些二十岁的小美女有过之而不及。

我没有心思去顾及杨姨的惆怅,只是想尽快从这种尴尬中脱离出来,至少先从两个人紧紧挨着的椅子上离开。一转身就看见了饱满之处,心里当下就估计很有可能是E,但没有多想就被杨姨发现了我的眼睛所看之处。

她略微有些尴尬的拉扯一下遮住,并无太多动作,继续盯着钢琴发呆:“一转眼,居然有十六年了。他离开居然有十六年了……”

杨姨说着就将身体趴在钢琴上仔细抚摸着每一根琴键,与此而来的是她的身体不断朝我这边靠拢,饱满之处几乎是贴近了我大腿。

我憋红了脸,压根不敢呼吸,害怕自己一下子沦陷进去。

我赶紧找话题缓解这种暧昧:“杨姨,这个钢琴是他的吗?”

微信上杨姨曾经和我说过十六年前她二十五岁的时候曾经和一个男人走到了快结婚的地步,结果那个男人欺骗了她,并骗走了她的一切。

“你猜对了。这个钢琴是他的,当时他可喜欢钢琴了,我们都还年轻,没什么积蓄,可我硬是省吃俭用给他存钱买了这架钢琴。没弹几次,他就离开了,再也没回来…”

“原来是这样呀!”我认真听着杨姨的故事,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一个甘心为男人付出的女人,就收获了这种结局。我苦笑道:“他一定很有才华,很帅气…”

“他很普通!是那种越看越耐看的人,上大学时他就是团委学生处书记,好多人都给他写过情书。”说起曾经的感情,杨姨的眼睛带着光芒,“那个时候呀,我总是屁颠屁颠跟在他背后,占位置上自习,抄他的英语作业,我当时英语可差了。而他也对我好,我感觉自己找到了一辈子的归宿……”

“往事已过,咱们就不提了。”看着杨姨陷入美好之中,我残忍的打断了她的幻想。我知道一旦开始回忆美好,接下来的就是悲痛,我实在不忍看这个脆弱的女人再流泪了。

怎么说呢?我们今天才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以往都是依靠微信,说不上爱上她,但就是听不得她和那个男人的好…

被我打断,杨姨往我胳膊上轻轻的掐了一下,刮我的鼻梁娇羞说道:“你这小屁孩,不是想听我的故事嘛,现在说了你又不听,我打死你。”她起身把钢琴盖上,走出去说道:“行了睡吧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你今天喝了不少酒,半夜要是难受自己去厨房拿醒酒茶,如果明天我赖床,你记得……”

我听到这里一下子提起了兴趣,没想到杨姨却忽然摆摆手,“算了,不和你说了。你这小屁孩啥也不懂。”

说完之后杨姨就出了门转身去到自己卧室,我关上房门脱鞋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我承认自己嫉妒杨姨口中的那个男人。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轨迹上的人儿,现在人家是房地产集团总裁,我算什么?年轻人还是小屌丝?

躺在床上许久都没有睡着,我拿出手机看了微博又刷了朋友圈,最后还去耍了一会儿抖音都没能让自己睡着。脑海里反复出现的都是今晚穿着睡衣的杨姨,想着竟然就睡着了,梦里我们两个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这个梦也破碎了。最为尴尬的是醒来竟然发现床单上有一小块是湿的,闻着味道真臊。

我特么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会有这种现象,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匆忙从卧室出来,我以为自己睡了晚觉,出门就朝着杨姨喊:“杨姨,你怎么不叫我一声啊,上班都快迟到了。”

结果客厅之中压根没有杨姨,我想到昨天她说赖床一事,心想杨姨不会还赖在床上吧!

我看着她卧室的房间,门只是轻轻掩上,没有带锁。犹豫一会儿走过去从门缝里一看,里面也没有人。

我擦,杨姨不会自己先去公司了吧?我上班第一天就迟到,岂不是留下了把柄?

我越想越心慌,赶紧套上衣服穿上鞋子,拿上公文包就开门跑出去。没想到刚一开门,杨姨就提着一大堆东西进门来:“果然是懒猪,这会儿才起吧!臭小子。”

“杨姨,对不起,昨天酒喝多了,头疼就多睡了一会儿,今天你就扣我工资吧!”我赶紧承认错误。

“咦,我和你开玩笑呢!我平常也赖床,没有十个闹钟起不来。”她提着大包小包进来,只顾着忙自己手头的事情。

“啊!可我今天上班哎!头一次上班就迟到不好吧。”我心虚的说。

她一下子想起我还要上班的事情,一拍脑袋坐在沙发上:“是哦,我是老板可以随意,你是员工可不能随意。”

“我滴天,不带这么坑人的吧!”我简直哭了。

“哎呀,没事没事,我给秘书打个电话。反正你昨天才开始办理入职手续,连吊牌都还没有拿到,不算正式工作的。”杨姨拿出电话给她的秘书立马发了一条微信语音过去,朝着我摆一个OK的手势。

我这才放松下来:“哎呦,吓死我了。”

“小北,你确认就在总部和我干吗?”她认真的问我。

“嗯,杨姨,我就在总部和你干了。”

说罢,我突然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劲,一抬头与杨姨对视,两个人不约而同都笑出声来。

“你这臭小子,动不动就开车呀!”她做出又要揪我耳朵的姿态,我赶紧往旁边一躲,朝着她露出一个鬼脸。

“别闹了,赶紧过来试一下这几件衣服。不合适待会儿拿回去退。”杨姨说着就把那大包小包都递给我。

原来她一大早是给我挑衣服去了。我的心里突然充满了温暖。

我接过袋子,发现居然都是古驰,阿玛尼的衣服,这特么也太大牌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穿过这种顶级奢华的衣服呢!

在杨姨的注视下我拿着衣服回到卧室穿上,几分钟后这才扭捏的出来,像个未出阁的黄花大姑娘一样。

“嗯,挺不错,就是这领带打的太老土了。”杨姨认真的考量着我全身“你转到背后我看看。”

“不错不错,你小身板挺合适的,穿着挺有精神。”杨姨十分满意她的搭配。

“这也太贵了。”我不好意思的说着:“要不就当是我给杨姨你借的,以后有钱慢慢还你。”

听见我这样说杨姨抬手就要打我,皱着眉说:“阿姨给你买东西你还不乐意了?哼!”她嘟着嘴巴仿佛就要哭出来,我是答应也不是,认错也不是,只能说杨姨太可爱了,完全不是我印象中那种四十多岁的老女人。

“杨姨,我错了,我收下,谢谢您嘞!”我拉着她的胳膊撒娇道。

“这次差不多,只要你有需要,要什么阿姨就给你买什么。你的人生阿姨一定重在参与。”她自信满满的说。

我听着这话,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仿佛自己真的成为了富婆的小情人了。

正当我准备继续撒娇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了一个男人粗狂的声音。

“杨素,赶紧开门,我找你有点事情。”

这个声音我很熟悉,就是上次在办公室非礼杨姨的那个混蛋……

龙抬头
龙抬头
有朝一日虎归山,定叫血染半边天;有朝一日龙抬起头,定让黄河水时光倒流!多少个日日夜夜,强势崛起之日定当全数所欠。“你过来吧!我在公司的!”很快杨姨就给我了回了话,挂掉电话后之后我上了车前往东恒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