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雾里梦花

第八章 S级异能的缺陷

发表时间:2020-11-22 19:36:46

当能量消耗掉完以后,异能也就不能够和使用了,的话企图摧动异能种和使用异能,人便会不会产生体乏的症状。  再后来据亚尔弗列得教授和各个城市的国内知名教授共同合作深入研究意外发现,这种症状是生命被消耗掉的状态,众所周知,生命是一种能量,而异能种被企图摧动没办法将生命转化虽然S级异能很强大,但却有缺陷。。


推荐指数:★★★★★
>>《雾里梦花》在线阅读>>

《第八章 S级异能的缺陷》精选:

  听到雪龙之牙的规定时,姜岚恨不得跳出来说,我也是C阶,并且是S级异能,以此逃脱姜凛的魔爪。但他并不是一个鲁莽的人,说出自己是拥有S级异能的异能者所要面临的风险他承受不起,除了怕有心人算计,还怕成为“食尸鬼”的猎物。

  虽然S级异能很强大,但却有缺陷。

  在能力等阶达到A级以前,使用S级异能都具有巨大的风险。

  异能者之所以能使用异能,是因为体内拥有相应异能种,异能种会积蓄能量提供给异能者使用,当能量消耗完以后,异能也就不能使用了,如果强行催动异能种使用异能,人就会产生体乏的症状。

  后来据亚尔弗列得教授以及各个城市的知名教授共同研究发现,这种症状就是生命被消耗的状态,众所周知,生命也是一种能量,而异能种被强行催动只能将生命转化异能量。作为记者他是知道的,世界新闻中曾报道过很多异能者因此死于非命。而S级异能消耗的能量过于庞大,几乎维持不了多久异能量就会被消耗殆尽。但是B阶到A阶是一个能量升华的阶段,异能量被极大地量化,使用S级异能也不再有限制,不过很多异能者却永远止步于B阶,这个阶段成为异能者最难跨过的一道坎。

  “他会不会申请为组长呢?”瞥了一眼绯村鬼根,而后者没什么表示。

  “好了,既然如此,我让大家来认识一下你们。”

  说完,中校在通讯机上按了几个键。

  “集合!”场中的几个小组长收到命令之后,立即就开始整队。

  姜岚以为在不严谨的军纪之下,队伍会散乱,但是他们动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错了。

  每个小组的动作都十分迅速,并没有任何混乱,而且速度之快远超普通人,这意味着,这些小组中一个普通士兵都没有,姜岚曾出过城市遇到过很多冒险队,但他们中多数为普通人,即使是军队的探索队,其中也有不少的普通士兵。

  这些普通人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猎杀普通野兽,他们在面对变异兽时毫无胜算,他们的武器无论是对异能者或是变异兽都完全失去作用,异能者和变异兽身体表面因为体内异能种的原因一直覆盖着一层看不见的能量膜,凡是被潜意识认为是威胁的物体都会被弹开,包括杀伤力很强的科技武器也不例外,除了同为异能者或是变异兽的攻击,普通人想要杀死异能者的可行性几乎为零,因为异能者即使在睡梦中,潜意识也会自动进入防御形态。唯一可行的便是消耗异能者体表的那层膜,直到异能种枯竭,但这样的方法只存在理论中,军方也曾试验过,不过即使是一只普通的G级变异兽,想要让异能种枯竭,消耗掉的能量和物质也超乎想象。

  “咻咻”身形在空气中快速移动,七把尖刀似的队伍排列在中校身前。

  “队长,第一小组到齐。”

  “第二小组也到齐。”

  “第三小组缺一人。”

  ······

  “第七小组缺一人,是凛那丫头。”

  中校点点头。

  “好了,想必你们都知道了,雪龙之牙从今天开始,增加第八组,组长就是小凛,这边两位士兵也是刚加入的第八组的组员。”中校对面前的上百号人说道:“从今以后,他们也是我们雪龙之牙的兄弟。”

  “哈哈,小凛终于当组长了,你们要当心哈。”有人笑道。

  “这丫头片子求了队长好久呢,两位兄弟有福了。”

  “两位兄弟运气不错诶。”

  ······

  姜岚实在难以想象这一百多个人同时调侃自己的景象,但是既然真的发生了,也只好硬着头皮,嘴角带笑面对,一旁的绯村鬼根则是一脸平静。

  “哈,你们弄欢迎仪式居然不等我!”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队长!原来你支使我去帮你拿眼药水就是想单独给他们举行欢迎仪式吗?过分!”姜凛跑过来,小脸上写满了怒气,手上还在摇晃着一个蓝色小瓶子。

  “什么······眼药水。”中校有些郁闷地说,“我没让你拿啊。”

  “不是吗?那你朝我眨巴什么眼睛。”

  中校头上仿佛飞过一群“呱呱”叫的乌鸦。

  “好吧,亲爱的凛,我只能告诉你我错了,现在大家,让我们欢迎我们新任的第八组长。”中校率先拍起手来。

  那上百号人不明所以,也跟着中校拍手,并大声恭喜凛,让她要加油找到更多的组员,唯有姜岚在一边捂着嘴偷笑。

  “笑什么笑。”姜凛戳了一下他的腰眼悄声说道。

  “······因为我太高兴了。”

  一如既往地随口敷衍,天真纯洁的少女也简单地相信,而他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因为在今后可能面对的任何来自于少女的压迫,这是他唯一能用来嘲笑对方的手段。

  ······

  欢迎仪式过后他被告知有两天的时间准备,两天后便要出城。而冷木头作为一名记录员被要求在今天时间内准备好,然后接受队里其他记录员的培训。

  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情打电话向金将军表示感谢,没有他的帮忙自己绝对不可能进入雪龙之牙。

  其次就是告诉父母,姜父没什么表示,只是让他一切小心,遵守军中纪律,姜母则是唠叨了很久,他也不敢回嘴,一直在“嗯”“啊”“哦”,也不是敷衍,只是姜母叮嘱的事情太多,他一时也记不全,只好先答应下来。

  至于托尼,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正在异能学院,原因当然就是找那个女孩。

  “真倒霉,我还期望你没面试成功,继续留下来陪我呢。”托尼在电话里遗憾地说。

  “······”

  “你说的那个女生我找到了,你知道吗?我以前见过她,只是不知道她的名字,我觉得我的春天到了。”

  “春天只属于白天鹅,而不是丑小鸭。”姜岚不假思索地嘲讽,“好了,想追就去追好了,不过那样的女孩追求者应该不少吧。”

  “据说他们那层的男生都喜欢她,和你妹有得比。”

  “······我妹有很多人喜欢吗?她那样的女生。”姜岚疑惑地说道。

  “你这话放出去估计得被众人口水淹没,漂亮,娴静,有才,有实力,是很多人的女神啊。”电话那头托尼愤愤地鄙视他,不过也不怪姜岚,他对姜月的认识无非三个词爱哭、倔强还有腹黑。

  “那你喜欢她吗?”

  “咳咳,怎么说呢,算是喜欢吧,但不是那种喜欢,只是单纯的对好女孩的那种喜欢,不过我还是觉得李若男是我的菜,我决心要追她了。”

  “好了,就这样吧,过两天我就走了,还得递交一份辞职书,真麻烦,晚上到我家吃饭吧,我下厨。”姜岚一边说道,一边从通讯机上调出一份辞职信的样本,把名字和称呼等一些字换掉。

  “太好了,至从上次吃过你做的菜以后我就念念不忘。”托尼惊喜地叫道。

  “嗯,我现在要过去异能学院接我妹,你是要跟着过来,还是下午才来。”姜岚问。

  “中午你要做菜吗?”

  “中午我在学院吃。”

  “咦,你的学生卡还能用?”

  “姜月的。”

  “算了。”

  ······

  异能学院训练场中的姜月打开通讯机出现的短信。

  月儿,我在你们学校门口,你下来吧,先去食堂吃饭,所以记得带学生卡,然后晚上一起在家吃饭。姜岚。

  浅浅地笑了一下,她放下手中特质的细剑,从场边的长凳上站起,把自己披在肩上的黑发扎成马尾,一身红黑相间的宽松格子衬衣,里面衬着白色的背心,宽大衬衣下摆长长地盖到下身白色的休闲裤,脚上踩着一双蓝、橘红、黄色的三色高帮运动鞋,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打扮风格,也给人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月儿今天好不一样。”旁边的一个女生悄悄地说道。

  “嗯,感觉一下子变得朝气蓬勃了。”另一个女生点头,“静态美变成了动态美。”

  姜月向教课的林澜老师请了一个假,径直地朝着不远处的大门走去,站在训练场另一边的一个男生对她挥了挥手,只是她目光中只有门口那辆蓝色的悬浮车,其他的景象都被过滤掉了。

  “没看见吗?”男生尴尬地放下手,心里猜测。

  “她装作没看见吗?夏尔。”身边的人问。

  夏尔摇摇头表示没可能,目光一直盯着姜月走到校门口,那里有一辆悬浮车,然后下来了一个男生,凭借身形判断出是谁以后,便释然了。

  不过其他的男生可就没那么淡定了,姜月是谁,他们的女神诶,居然主动跑去校门口迎接一个校外的陌生男生,怎么可以!

  “那人是谁啊,这么大牌?”有人不爽地说。

  “不会是姜月的男朋友吧。”又有人猜。

  “不可能!”一堆人反驳。

  “喂喂,夏尔,你不管啊。”站在夏尔旁边的那人看着他居然转过身去不闻不问,不禁喊道。

  “管什么?”

  “姜月去接别的男生诶,你不是和她······”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意思倒是很明显。

  夏尔微微笑,招牌性地摇头:“首先我和她没有什么,其次就算有什么我也永远争不过他。”

  “诶?他是谁?”

  “你昨天不是才见过吗?”夏尔说,“你还说你最敬佩他来着。”

  “啊?啊!是姜岚学长?咦?都姓姜,他是姜月的大哥?”惊疑不定地看向夏尔,后者点点头。

  “······”

  校门口的两人在诸多人的目光中并排走进校园。

  姜岚刚看到一个女生走过来的时候还有点不相信是姜月,这副打扮完全和他认识了12年姜月的风格完全不同,不过看起来更有活力些。

  “衣服不错,看起来精神一点。”

  “嗯哼。”

  “······再装就打人了啊,学生卡带了没。”

  “没带会怎么样?”

  “没带就出去吃饭喽,反正我身上没钱,顶多你付账就好了。”

  “······还没下课,先去训练场坐一会儿呗。”

  “嗯。”

  在走往姜月她的班级所在的训练场时姜岚才发现,这一路上无论总有人看着他们,或是正大光明盯着他们,或是埋着头时不时地偷偷看一眼,让他蛮不自在的。

  斜着眼瞥了姜月一眼,发现这丫头一脸平静,泰然自若。

  “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带主角光环,走哪都是众人的焦点,怎么过去19年没这么拉风过。”姜岚一脸无奈。

  “再装我也要打人了啊。”姜月浑身涌起一股无力感。

雾里梦花
雾里梦花
她的刀离我的眼睛最少不超过2五毫米,我一眨眼的时候能感觉到睫毛碰触到刀尖的感觉。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也并不记得我惹上过这样的女人,但她寒冽的目光让我会觉得浑身发凉,好像我只要你轻举妄动一下,下一秒钟她便会把整个刀子送进我的脑子里面,接着将里“她说,你不记得我们在冰冷的黑夜中互相拥抱取暖了吗?声音清冽好听,但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看了她纤细的腰肢,吞了一口口水才说了一声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