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雾里梦花

第九章 兄妹之战

发表时间:2020-11-22 19:36:47

安德烈被对手用肩撞到胸口上,脚下一个踉跄,基本上滑倒。  “你没事儿吧,安德烈。”撞他的那个人关怀地问。  但是他也没提问,心里有一种未知的恐惧在迅速蔓延。  安德烈的对手无意见瞥到走回来的姜月和姜岚两人,心里若有所悟,怜悯地看了他几眼,7年的的事情仍然在“真的是姜岚学长,姜月是他女朋友吗?”有个别女生心碎地问道。。


推荐指数:★★★★★
>>《雾里梦花》在线阅读>>

《第九章 兄妹之战》精选:

  “诶,姜月身旁那个姜岚学长吗?”一个女生认出了昨天曾出现在学院的姜岚。

  “真的是姜岚学长,姜月是他女朋友吗?”有个别女生心碎地问道。

  “你神经啊,都姓姜,当然是兄妹啊。”立即有人反驳。

  “没听姜月说过诶,这丫头片子,等会一定要好好地拷问拷问她!”

  众女点头。

  训练场上的正在和人对练的安德烈看见姜岚的到来,心里一颤,手上的动作不禁慢了一拍,被对手一下子拨开,露出一个大空挡。

  “砰。”安德烈被对手用肩撞到胸口上,脚下一个趔趄,几乎摔倒。

  “你没事吧,安德烈。”撞他的那个人关心地问。

  不过他没有回答,心里有一种恐惧在蔓延。

  安德烈的对手无意见瞥见走过来的姜月和姜岚两人,心里了然,同情地看了他一眼,7年前的事情仍旧在安德烈的心里留下巨大的阴影。

  而在场下看两人对练的众人早有预料,有人在偷笑,也有人在摇头,但大多数还是一种看戏的姿态,因为安德烈在学校里呆了10年,算是班里很多人的前辈,但总是以前辈的身份欺压一部分学生,如今看到他吃瘪,怎么不高兴,心里还期盼着今天能够看到安德烈像狗一样夹着尾巴逃走。

  至此,场中的两人也无心对练,下场到了训练场的另一边,与姜岚他们相对。

  训练场边的林澜不知道安德烈和姜岚两人的事,只是单纯以为安德烈因为姜月带来的男生分了心才落败,毕竟他是班上的实力最强大的人之一,如今已经申请了毕业,并且有望明年顺利通过实战考核。

  “下一组,姜月,夏尔。”

  “我认输!”姜月在场边说道,这让林澜眉头微皱,心里有些不高兴,这还是姜月入学以来的第一次不战而屈。

  “切,学我啊。”姜岚撇嘴,他入学两年凡是遇到训练课都是还没上场就认输了,所有人以为他是因为实力弱不想上台丢人现眼,所以一直认输,老师也拿他没法,即使上报给院长,院长也只是说不用管他,既然院长都没让管,老师也就把他当成一个不学无术而且背景还蛮大的学生,懒得去管。而就在他申请毕业考核的时候班上的人都认为他疯了,最离奇的是,姜岚通过了实战考核!这让准备看笑话的他们大跌眼镜。

  “才没呢,只是怕你一个人呆着会不好意思。”姜月朝他狡黠地笑了一下。

  姜岚鄙视地刮了她一眼,然后就看见那个老师走过来。

  “怎么了姜月,生病了吗?”林澜有些关切地问。

  “没有,就是我哥一个人怕呆在陌生的地方,我得陪着他。”姜月指了指嘴角在微微抽动的姜岚,听了这话让林澜更是不爽了,听着周围传来的窃窃私语,让她觉得难堪,殊不知其实他们讨论的并不是为什么老师没能搞定学生。

  林澜仔细地瞧了瞧姜岚,年轻的模样,能够进入学院定然是学校的学生,不过居然不戴校徽,实在太嚣张了。

  “那这样吧,你和你哥哥对练吧?”林澜心里想要试试姜岚的深度,这个男生不知所谓的表情让她心里涌起了一种想要教训他的冲动。

  “诶?为什么啊,我又······”“好啊。”

  “搞什么啊,我不去!”姜岚抗拒。

  “那你要向我认输喽?”

  “才不要嘞。”

  “你们两个,速度给我上去!”林澜一头黑线,两只手中分别出现两支水箭,威胁地说道。

  “哈,林老师真是够帅气的。”夏尔看着两人被林澜赶上训练场,出乎意料地说道。

  “也不知道姜岚学长的异能是什么。”有人问。

  “应该是武器系E级异能——长弓吧。”夏尔回答。

  “啊?我以为姜岚学长的异能至少是C级以上的。”

  “没有最强的异能,只有最强的人,军方那些大佬中也有不少低级异能的,但是等阶却是高的吓人,一个异能者如果等阶上不去,即使你是S级异能也白搭。”安德烈对于这一点深有体会,因为B级异能的他等阶却始终提不上去,所以十年了还没毕业,连后来觉醒的托尼都成功毕业了他还在学院里,虽然这在学院里很正常,但听到两人的对话后,还是不满地接嘴,“而且姜岚学长一定是双异能者,并且长弓只是他的第二异能,这一点是一定的。”

  “看来你深有体会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惹到他的。”夏尔饶有兴趣地问。

  “哼,我当初是瞎了眼,现在我只把他当成我要超越的目标,我看你还是小心点为好,我知道你喜欢姜月,不过姜岚学长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同意你和姜月在一起交往的。”安德烈冷笑。

  “这就不用你费心了,我自然会让姜岚学长同意。倒是你让我有点惊讶啊,居然一点都不恨他。”夏尔摸了摸下巴。

  “我这个人很简单的,就是恃强凌弱。”标志性的邪笑出现在安德烈嘴角。

  “是吗,看来有必要让你知道点厉害了。”夏尔眼神微凌。

  “哦?看来你要来一场喽。”

  “不急,等他们俩比完。”

  训练场上姜岚和姜月相对而立。

  “要不要我让你。”姜岚问。

  “不需要。”

  姜岚耸肩,右手抬起,一把古朴的弓出现在他手上。

  对面的姜月双手向前举起,五指张开,一棵高大树遮挡在两人之间,棕黑色的树干和墨绿色的树叶,粗壮的枝条互相缠绕像一个牢笼,让人看起来觉得诡异不已,植物系A级异能——蛇树。

  凡是B级以上的异能都有越阶战斗的实力,而姜月现在G阶的实力,对付姜岚F阶长弓有不少胜算,因为他的异能只是E级的。

  姜岚透过枝条间的缝隙看见姜月抿着嘴唇,一双灵动的眼睛中含有笑意。

  “咻咻咻。”姜岚抬手就是三只能量箭,全是朝着枝条缝隙,直指姜月。

  正当要穿越缝隙时,蛇树的枝条如同手臂一样挥舞起来,将那三只箭纷纷挡住,但是枝干也被炸出几个深深的孔洞,较细的那条枝干甚至被生生炸断。

  姜月体内的异能种快速旋转,把能量传到蛇树,于是那几条受伤的枝干迅速恢复,姜岚显然早就料到,又快速开弓,一只接一只的能量箭朝着蛇树飞去,在其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她心念一动,蛇树长长的枝条像利剑一般在空中留下破空声朝姜岚刺去,不过他灵巧的动作避过一条又一条的枝干,姜月皱眉,猛地催动异能种,场中的蛇树忽然增大一截,树干的枝条也增多了至少一倍,她左手一挥,所有的枝条都动起来,几乎布满了整个训练场,并迅速朝姜岚所处位置射去,试图将他封锁在其中。

  场边的众人都惊讶,夏尔和安德烈更是吃惊,一直以来和姜月对练都没见到她的异能还能这样变化,变得如此霸道。一边的林澜也是心惊,心想这样的实力肯定能毕业了吧,而又将目光放到站在场边的姜岚身上,不知道他该怎么破解这个困局。

  姜岚看着几乎遮蔽天空的枝条张牙舞爪地向自己涌过来,嘴角扬起一个微笑,身形快速动起来,手上的长弓被他当做近战武器挥舞起来,挡开一条接一条的枝干,然后没入更多的枝条包围圈中,场外的众人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人影,到最后只看到满天的枝条把他围起来,大家只能从姜月凝重的脸色知道姜岚还没有输掉。

  姜月可以根据蛇树知道姜岚轻易地用长弓冲开四面八方和天上的攻击,她心中沉重,有些无奈,这样都奈何不了哥哥。

  轰隆一声炸响,蛇树上方遮满天空的枝条被炸开,浓烟四散,一道耀眼的光芒冲天而起,而后又迅速下降,下降过程中化作漫天箭雨,在接触到同样漫天的枝条时,发出了一连串的炸响。

  观战者都被这样的声势吓到,连其他训练场的人都看往这边,下一秒顿时被这样的战斗所吸引,纷纷围过来,箭雨和枝条之间碰撞发出的阵阵炸响,所有人心里除了震惊再无他想。一些人看到对战中的一个人居然是姜月女神,又赶紧朝身边的人打听对手是谁,可这时候有谁会放下这壮观的场面不看而去解释呢。

  随着声响逐渐小下来,烟尘早已布满整个训练场,蔓延到场外去,让观战群众不断地咳嗽。

  待得烟尘消去,只见一个瘦高的人影站在训练场的中间,一脸笑意,一把长弓在他手上化作一道光芒钻进他的体内,而在他的周围完全不见蛇树的踪影,唯有满地炸碎的枝干。

  几米外的姜月则是显得有些狼狈,原本白皙的脸都被烟尘弄得脏兮兮的,马尾也被爆炸产生的强大风流吹散,重新披在肩上。

  “噗嗤。”

  “哈哈,姜月你······哈哈哈。”姜岚看清妹妹一块黑一块白的脸后,哈哈大笑,后者白了他一眼,淡定地走到他身前挠起他的T恤,擦起脸来。

  “······”四周一片静寂。

  “卧槽,瞎了我的狗眼,我看到了什么!”场边有些不知道姜岚身份的男生叫起来。

  “我的姜月女神已经心有所属了吗?我的心好痛!”于是学着姜月把脸埋在身旁的人的衣服中“大哭”。

  “别闹,那是姜月的哥哥,姜岚学长。”身旁那人嫌弃地把在自己身上抹鼻涕的人踢开。

  “咦,好熟悉的名字,是那个姜岚学长吗?”被踢开的人没有发怒,反而疑惑地问道。

  “嗯,就是那个。”

  “哇!女神的哥哥居然是姜岚学长!这要是赢得女神的芳心,那在学院里不是横着走?”

  在围观的人群中,一个头酒红色卷发扎成双马尾的女孩凝重地看着场上的两人,嘴里轻轻地吐出了三个字。

  “有意思。”

雾里梦花
雾里梦花
她的刀离我的眼睛最少不超过2五毫米,我一眨眼的时候能感觉到睫毛碰触到刀尖的感觉。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也并不记得我惹上过这样的女人,但她寒冽的目光让我会觉得浑身发凉,好像我只要你轻举妄动一下,下一秒钟她便会把整个刀子送进我的脑子里面,接着将里“她说,你不记得我们在冰冷的黑夜中互相拥抱取暖了吗?声音清冽好听,但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看了她纤细的腰肢,吞了一口口水才说了一声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