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雾里梦花

第十章 S级异能暴露

发表时间:2020-11-22 19:36:47

降的箭雨就算她也不明白接不接得下去,大约仅有去学习了水慕天华以后才能完美的防御这招吧。  “这是专属技能吗?好可怕的的天赋。”林澜喃喃地说,即便是她,拥用的也而已通用性的基础技能而已,比如简单的地操作水流变为各种形态通过攻击,或是让水流更有冲击力姜月G阶的等级却已经有F阶的实力,蛇树扩大后的攻击更是有接近E阶的威力,刚才那种困境,以她D阶的实力虽然可以轻松突破,但毕竟水的力量对植物系的伤害不是很高,想要在破除困局的时候连带一击打败姜月是不可能的,然而最让她吃惊的还是姜月的哥哥,明明只是F阶的实力,为什么却爆发出了快要接近普通D阶的战斗力。。


推荐指数:★★★★★
>>《雾里梦花》在线阅读>>

《第十章 S级异能暴露》精选:

  场边,林澜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姜月G阶的等级却已经有F阶的实力,蛇树扩大后的攻击更是有接近E阶的威力,刚才那种困境,以她D阶的实力虽然可以轻松突破,但毕竟水的力量对植物系的伤害不是很高,想要在破除困局的时候连带一击打败姜月是不可能的,然而最让她吃惊的还是姜月的哥哥,明明只是F阶的实力,为什么却爆发出了快要接近普通D阶的战斗力。

  看着从场中走下来的两人,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姜岚最后那招从天而降的箭雨就算是她也不知道接不接得下来,大概只有学习了水慕天华以后才能完美防御这招吧。

  “这是专属技能吗?好可怕的天赋。”林澜喃喃说道,即使是她,拥有的也只是通用的基础技能而已,例如简单地操作水流变成各种形态进行攻击,或者让水流更有冲击力,但这根本就不属于专属技能。

  所谓专属技能,就是根据自己的异能研究出具有特殊效果的强大招式,异能学院中的一门必修课就是这个,但也只是简单地引导学生们去开发自身的异能,毕竟每个人的异能种都是独特的,即使是同样的技能,由不同的人施展起来也会有不同的效果,因为他们运转异能种的技巧是不同的,比如说姜月,她就是旋转异能种以求能够快速地把异能量传入蛇树之中。

  技能的施展不仅要求异能者有强大的控制力,还要有清晰的逻辑思维。姜岚刚才施展的技能便是先在体内把异能种凝成巨大的箭,然而在巨箭之内又藏有无数支小箭矢,如果别人能够看到的话会发现每一支箭矢轮廓都十分清晰,如同微雕一般,这样瞒天过海技巧,若刚才箭矢不是对准天空而是蛇树本体的话,那么可能连姜月都要身受重伤。

  当然也不是专属技能就是强大的,有的人天马行空地运转异能种,想出各种奇葩的技能,结果施展时却未伤敌先伤己。

  世界新闻中曾报道过在北大陆莫斯城,一个元素系D级异能——火焰的异能者尝试着压缩自己的异能种,以求得到更具爆破性的技能,结果在压缩过程中异能量变得狂暴,遭到反噬,结果差点让他重伤身死。后来经众多异能专属技能的研究者发现,异能种的压缩和异能量的压缩完全不一样,异能量的压缩可以获得爆破性的属性,姜岚的箭矢能爆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异能种在压缩过程中会使得异能量狂躁,会大肆破坏身体机能,未伤敌先伤己。

  “姜月,你没事吧。”林澜这次是真正的担心,生怕刚才那波攻击对自己的这个优秀学生造成伤害。

  “没事,老师,我哥让着我呢。”姜月抬起勉强算干净的脸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才怪。林澜心里这样想。

  姜岚衣服下摆因为被姜月用来擦脸而变得很脏,所以他一脸不爽地看着林澜,要不是她,也就没这事儿了。

  “怎么了,这位同学?”林澜反瞪了他一眼。

  “谁是同学了,我可是毕业生!毕业生!”姜岚无法忍受被林澜小瞧,龇牙咧嘴地回答。

  林澜恍然,这样强大的实力自然是毕业生才拥有的,而且专属技能啊,多少人梦寐以求,然而都没有的东西。

  “难怪没带校徽。”她心里说。

  “哼,毕业生了不起啊,在我课堂上就得听我的,你哪届的啊,怎么没听说过。”林澜不屑地问道,她是六年前从异能毕业学院毕业的,因为异能觉醒得晚的原因,毕业时已经二十五岁,毕业后就申请在学院里当助教,直到最近两年才成为正式的老师。

  这句话一出,周围的学生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老······老师。”旁边有人轻轻叫道。

  “怎么了?”林澜转头,语气不善,没看见正在质问那家伙吗?

  “······那是姜岚学长。”那人语气有些试探,生怕自己的老师暴起把他砍了。

  “那又怎么样!我还是老师呢!”林澜怒道,捋起袖子来,作势要揍人。

  “啊!对,对不起老师,我的意思是,他也是你的学长,他七年前毕业的,就在您前一年啊,您不会不认识他吧。”那人怪叫一声。

  这句话对于林澜来说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炸得她的头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忽然就反应过来了,他说的是姜岚学长,姜岚这两个字对于她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就在自己前一年毕业,12岁,当时的自己却已经24岁了,那时的姜岚的事情所带来的影响力绝对是今天不能比的,她还记得她对自己的好友说,要是遇到了姜岚,是不是得恭敬地叫他一声学长呢,时隔七年,这句看似调侃的话却成真了。

  涂了粉红色口红的嘴唇微张,林澜脑子里面一片混乱,眼前的那个家伙一脸得意地扬起自己的头,怎么看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货,真要叫这种人学长?

  不可能!

  不要!

  周围的目光让她全身不自在,如芒在背。

  “姜岚学长,我可以和你比试一下吗?”正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可是明明是一句礼貌的问句,但语气却十分强硬,就像说的不是“我可以和你比试一下吗”,而是“来和我比试,不然后果自负”。

  众人的目光从林澜的身上移走,纷纷投到一个女生身上。

  女生的身材高挑,酒红色的头发扎成双马尾,宽大的红色T恤,下摆被收进高腰牛仔短裤中,一双黑白色的厚底板鞋。她一个人抱着手站在散开的人群中,眼睛里充满了战意。

  姜岚早就注意到她,在下场之前他视线扫过场边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头如同红酒一般醒目的头发,他朝着姜月投出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意思是这个女孩是不是之前提到的那个李若男,后者点了点头。

  “不可以。”姜岚果断拒绝。

  “为什么。”李若男放开手,眼神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因为不认识你。”姜岚毫不畏惧地对视。

  两人无形的气势互相纠缠,四周也渐渐安静下来,众人被这种凝重的气氛弄得屏气凝神,战斗似乎一触即发。姜岚是谁,李若男还不知道吗,但尽管这样,她还是敢向他发出挑战。

  “呵。”突然李若男展颜一笑,转身就要离去,“我叫李若男,姜岚学长。”

  “诶?”所有人都被她这一笑搞得莫名其妙,姜岚也是如此。

  就在大家都以为李若男放弃和姜岚比试的时候,扑面而来一股炽热的气流,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看到赤红色的流焰从李若男的身上冒出并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扑向姜岚,两者不过距离几米,这种时候根本来不及思考,火焰如同噬血的君王般张开血盆大口,元素系C级异能——赤炎,不同于D级异能——火,赤炎的温度更高,而且有灼烧异能量的效果。

  攻击转瞬即至,姜岚来不及召唤出长弓,只能催动异能量浮在体表,以求当过这一击。

  一个背影突然横在赤炎和他的面前,一头黑发在灼热的气流中向后吹起,打在他的脸上,发丝间传来淡淡的洗发露的香味。

  “小月!”

  “Boom。”不弱于刚才那次声势的爆炸声响起,离得近的学生都大叫着捂着耳朵,林澜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也来不及阻止。

  姜岚一边使劲地催动异能种释放出能量膜挡着余波,一边抱住首当其冲被炸飞到他怀里的姜月。

  “哎哟!”周围倒下了一大片人,全是被余波波及。

  四周的烟尘散去。

  “姜月!”夏尔看到姜岚单膝跪在地上,垂下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怀里抱着双眼紧闭的姜月,嘴角溢出鲜血,显然受了伤。

  而姜岚对面的李若男才转过身来,嘴微张地看着身前的景象,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显然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对,对不起。”

  “姜月你······同学!你怎么可以这样做!知不知道很危险!”林澜看到昏迷过去的姜月,心中愤怒,不禁质问道。

  “我,我不是你故意的,我只是······”她不知道说什么,看到姜岚将怀里的人横抱起来。

  姜岚心中异常平静,这种感觉在托尼为他挡拳头的时候也曾出现过。

  “你!找!死!”他抬起头,眼光如同实质化,直刺李若男的眼睛。

  S级异能——君临!

  “噗通。”李若男不由自主地跪倒,膝盖因为擦到地面而破皮流出血,鲜血渗透了牛仔裤显出暗红色一片。

  “噗通。”“噗通。”“噗通。”

  凡是直视姜岚眼睛的人都感到一股心悸的压迫感,恐惧从内心深处像泉水一样冒出来,让他们完全没有力气去抵抗。

  林澜站在姜岚的旁边,看到一堆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心中惊惧,无意间瞥了身边的男生一眼,身形一颤,自己好像回到了第一次实战考核的那时候,那只变异兽毫无感情的眼神让她感到了死亡的恐惧。

  她急忙闭上眼睛,但即使这样,还是能够感觉到那道目光穿过这层薄薄的眼皮,盯着她看,这种感觉,如同面对君王,她身不由己地跪下。

  这片训练场内的学生在短短5秒内,唯有姜岚身后的学生还站着,却都觉得两腿发软,虽然没有那种体会,但看着姜岚的背影,本能地感到心悸。

  “姜岚!停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同时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是亚尔弗列得教授,毫无先兆地就出现在姜岚身后。

  “姜月没事的,只是被震伤了而已,修养几天就好了。”教授一眼看出事情的根本原因。

  教授的话起了作用,姜岚收回异能,虽然只是7秒不到,但他体内的S级异能种产生的能量已经消耗一空,整个人无比的虚弱。

  而倒在训练场上的其他人明显感到身上的压力一松,心里的恐惧感渐渐消失,所有人都开始大口呼吸,有些学生因为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而哭起来,女孩子们相拥而泣,更有的学生因为巨大的恐惧而晕了过去。

  姜岚淡漠地走到李若男身前,后者仍旧跪在地上,一脸苍白。

  “不要以为是女生就可以肆无忌惮,真是胸不大也无脑,一无是处。”

  亚尔弗列得教授摇摇头,心想姜岚拥有S级异能的信息肯定瞒不住了,在通讯机上给院长和姜父分别发了一条信息,内容简洁。

  “姜岚S级异能暴露。”

  两秒后,通讯机响起。

  姜父:“无妨,所有困难都是一种历练。”

  又是两秒后。

  院长:“无事,他已经加入雪龙之牙,后天就要出城,瞒住一两天就好,我让金君浩把他加入军队的信息列为机密,任何人都查不到,只要过了一两年他成长起来就好。”

  亚尔弗列得教授看到两条信息后放下心来,转头看向林澜。

  “你是这里的老师?”

  “是的,亚尔弗列得教授。”林澜回过神来,站起来回答。

  “嗯,把这里处理好,还有,不要声张。”教授叮嘱道。

  “是。”

  教授无奈地看着姜岚:“我的宝贝学生啊,你这回可就惹大事了。”

  “无所谓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姜岚不在意地说道。

  “唉,提早暴露也不是坏事,磨练始终才是最快提升实力的方法,你今后要小心才是,别他妈死在那些垃圾手上,即使收尸我也不想你有任何残缺!”

  “······”姜岚点点头。

  “你先回去吧,姜月我会帮她请假的。”教授挥了挥手。

  “诶?我还想在食堂吃饭嘞。”

  “快滚!”

  “······”

  姜岚抱着姜月出了校门,蓝色的悬浮车门自动打开,他把姜月放到副驾驶座,为她系上安全带。

  跪在地上的李若男怔怔地看着悬浮车发动,然后消失视线内,心中觉得委屈,感到鼻子一酸,眼泪竟然自己流了出来,这还是懂事以后第一次流泪。

  而场中的林澜和其他老师开始让检查倒在地上的学生,大多数人都是精神上受到轻微的创伤,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有几个实力较弱的学生稍微严重一些,需要专业的治疗才能恢复。

  林澜心中的震惊一直未退去,这里倒下的人数超过50,还包括她和另外两个老师,这是怎样的实力啊。

  “久违的感觉,不愧是姜岚学长。”一个声音响起,她转头看过去,是安德烈,他的脸色苍白,显然也是受害者。

  “这就是他的实力吗?看来你是对的,想要得到他的承认很难呢。”安德烈身旁的夏尔也是一脸苍白,苦笑地说道。

  不愧是姜岚学长,林澜心中一片苦涩,永远也追不上这个人的步伐。

雾里梦花
雾里梦花
她的刀离我的眼睛最少不超过2五毫米,我一眨眼的时候能感觉到睫毛碰触到刀尖的感觉。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也并不记得我惹上过这样的女人,但她寒冽的目光让我会觉得浑身发凉,好像我只要你轻举妄动一下,下一秒钟她便会把整个刀子送进我的脑子里面,接着将里“她说,你不记得我们在冰冷的黑夜中互相拥抱取暖了吗?声音清冽好听,但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看了她纤细的腰肢,吞了一口口水才说了一声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