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厉少的双面娇妻

第23章 最会哄人

发表时间:2021-01-14 17:02:48

这一次,沈玉书真的欲哭无泪了。她不得已坐上了厉净琛的车,接着地乱地给他指了劈头盖脸路,车子绕着西城转了一圈,眼瞅着着就得出市区,开上了通向南郊的国道。窗外的景色不断地变换她被迫坐上了厉净琛的车,然后胡乱地给他指了一通路,车子绕着西城转了一圈,眼看着就要出市区,开上了通往南郊的国道。。


推荐指数:★★★★★
>>《厉少的双面娇妻》在线阅读>>

《第23章 最会哄人》精选:

这一次,沈长卿真的欲哭无泪了。

她被迫坐上了厉净琛的车,然后胡乱地给他指了一通路,车子绕着西城转了一圈,眼看着就要出市区,开上了通往南郊的国道。

窗外的景色不断变幻,夜幕也渐渐降临,沈长卿正襟危坐,腰板挺得笔直,只不过她抠身下牛皮座椅抠得发白的手指出卖了她的心思。

但厉净琛又怎么会看不出沈长卿是在骗他!

他是在等她自己开口。

“别开了……”沈长卿吞了下口水,声音弱得像蚊子哼哼,“实话告诉你,她不想见你,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带你去见她。”

“吱嘎!”

突然一个急刹,车轮与柏油路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车停下来,四下荒无人烟,寂静得可怕。

“知道骗我的人有什么下场吗?”

厉净琛扣在方向盘上的手一点点收紧,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可见他此刻心里压抑的怒火。

沈长卿将一切尽收眼底,顿觉心脏抽抽地疼,她担心厉净琛真的一时冲动杀人泄愤,便颤巍巍地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手背。

“别生气了,为了那种女人气坏了身体不值得!”

“你说什么?”

厉净琛抽出手,面容阴寒地望向沈长卿。

“她设计跟你上床本来就是想敲诈你,但是清醒了,担心你会找她麻烦,所以才躲着不敢见你……”

极端害怕之下,沈长卿的脑袋被窗外的冷风吹得晕乎乎的,便胡乱编造了一套说辞。

可是下一秒,沈长卿就后悔了!她第一次知道男人生起气来有多可怕!

厉净琛突然扑过来,拧着她的手腕,直接崩开了安全带,将她拽起身按在了旁边的车门上,她本就受伤的脸被迫紧紧贴着玻璃,腰被他的膝盖顶着摆出一个畸形的姿势,而她的手骨被他攥在手里捏得吱嘎作响。

片刻之间,她疼得扭曲的面孔就布满了冷汗,受伤的嘴角再次撕裂开,大滴的血珠顺着玻璃往下滚。

“三哥!好疼!我错了,你先松手,好不好?”

“厉净琛,你这个疯子!快点放开我!”

求饶、哭喊、咒骂,男人置若未闻,昨晚做的噩梦仿佛在此刻变成了现实!

“沈长卿,你有种,你是第一个敢耍我玩的人!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是不是当初设计她跟我上床的时候也有你一份?”

厉净琛从未对沈长卿下过这种狠手,当下他是真的被激怒了!

他始终不愿相信那个女人是故意设计他,但真相被沈长卿撕开摆在了他的面前,让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难堪。

此刻,沈长卿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只能发出微弱的喘息,厉净琛压根把他当成男人,下手没有丝毫留情,她怀疑继续保持这个姿势,自己浑身的骨骼都会错位。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最会哄人么?在我爸面前,不是表现得伶牙俐齿,骗走了不少钱吗?现在怎么不吭声了?”

尽管言语上刻意羞辱沈长卿,厉净琛手上却没继续施力,不知是因为贴在他身下不住的颤抖的身体太瘦弱,还是捏在掌心的手太细软,让他心生了一丝犹豫。

“哄你大爷!你这个禽兽!”

“呵,现在不在我面前装乖了!”

厉净琛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弧度,将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沈长卿身上,换来她一声吃痛的闷哼。

知道求饶没有用,沈长卿便不再求饶,委曲求全太久了,此刻她倒是变得异常有骨气,咬着牙与厉净琛僵持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本就狭小的车厢气温不断上升,沈长卿被迫弓着腰,柔软的臀部紧贴着厉净琛,见他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便试图挣扎了几下。

紧接着,厉净琛的脸色再度变得难看起来,主要是因为他的身体有了变化。

“别动!再动我就不客气了!”

“恃强凌弱算什么本事!我现在就是特别瞧不起你……”

厉净琛手下留情,沈长卿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便开始嘟嘟囔囔起来,惹得厉净琛更加心烦意乱。

啪嗒!车门打开了!

“滚下去!”

男人冷傲的怒斥一声,沈长卿脱离折磨的同时,也被狠狠推了出去。

今晚的月色明朗,而沈长卿就这么被丢在了路边,眼睁睁看着厉净琛开车扬长而去。

“渣男!彻头彻尾的大渣男!”

沈长卿一边揉着几乎失去知觉的左手,一边咬牙切齿地怒骂着,隐忍许久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溢出了眼眶。

独自摸黑走了五公里总算回到了市区,沈长卿止住了眼泪,尽管筋疲力尽、狼狈不堪,但她表现得却异常的冷静。

今天这笔账她一定要讨回来!

“小少爷,你怎么这个点才回来?”

当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厉家庄园的时候,不想一楼客厅灯火通明,管家瞧见她第一时间迎了上来。

沈长卿揉了揉泛红的眼眶,弱弱开口,“管家伯伯,你能帮我先把打车钱付了吗?”

“好!”

折腾了一天,沈长卿没力气再应付其他人,她蹑手蹑脚的上楼,没有惊动其他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直接昏睡过去。

第二天,沈长卿走出房门,恰好撞见了在楼梯口聊天的厉净琛和厉净心兄妹。

她从没见过厉净琛这么温柔的表情,一向冷峻的面容线条柔和下来,五官给人的感觉更加惊艳绝伦!

“不管你想做什么,哥哥都会支持你。”

无视沈长卿擦肩而过,厉净琛递给厉净心一张自己的副卡,低沉的嗓音充满宠溺。

她这个拖油瓶弟弟和亲妹妹的待遇还真是天壤之别!

知道自己连眼红的资格都没有,沈长卿闷不吭声来到了餐厅。

从蒋美涵嫁入厉家开始,一日三餐便都由她打理,她清楚地记得厉家每个人的喜好,目前为止从未出过错,厉振国也是被她这这份体贴细致打动。

“净心,这是鲜奶炖燕窝,滋阴嫩肤,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喝再合适不过了。”

餐桌上,像是没瞧见沈长卿被打得惨不忍睹的脸,蒋美涵殷勤地伺候厉氏兄妹,语气温柔关切,俨然一副慈母形象。

厉净心皮笑肉不笑地扬起嘴角,慢悠悠地伸出手将燕窝接了过来。

“蒋阿姨,你有心了。”

“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呀!净心,有你这么乖巧的女儿我开心还来不及,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是么?”厉净心抬了抬眼皮,有意无意瞥了一眼沈长卿,“不过蒋阿姨我觉得你还是多花些心思在自己儿子身上,他昨天在学校为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跟两个学长争风吃醋,还大打出手,闹到最后还是我哥出面解决……”

厉净心话音落下,餐厅陡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集中在了沈长卿的身上。

昨日,厉净琛回来只说沈长卿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他们并不知道其中还有这隐情。

蒋美涵听完脸色难看,一边观察厉振国的脸色,一边皱着眉头质问沈长卿。

“臭小子,净心说的是不是真的?”

沈长卿含在嘴里的一口甜汤陡然变得难以下咽,捏着勺子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

她长叹一口气,目光澄亮地对上厉净心,“苏桃是我朋友,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呵呵!”

厉净心冷笑出声,怒意瞬间覆盖了她漆黑的眼眸。

厉少的双面娇妻
厉少的双面娇妻
因为母亲要改嫁的对象不不喜欢女人,因为沈长卿只得装扮成男的一同进了厉家,但谁知这厉家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地方。总统套房内,沈长卿强忍着浑身的酸痛,下了床,艰难得捡起衣服,一件件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