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失忆娇妻要离婚

第25章 见家长

发表时间:2021-01-14 19:27:55

“进。”叶知夏房门门先探身看了几眼,许白站在一旁拿着文件,正给男人汇报工作,两人专心致志的神情让人敢打搅。叶知夏的眸光在许白和傅司寒两人身上,颇富兴致的转了一圈叶知夏推开门先探头看了一眼,许白站在一旁拿着文件,正在给男人汇报工作,两人专心的神情让人不敢打扰。。


推荐指数:★★★★★
>>《失忆娇妻要离婚》在线阅读>>

《第25章 见家长》精选:

“进。”

叶知夏推开门先探头看了一眼,许白站在一旁拿着文件,正在给男人汇报工作,两人专心的神情让人不敢打扰。

叶知夏的眸光在许白和傅司寒两人身上,饶有兴致的转了一圈。

啧啧,虽然傅司寒是瞎子,可长得真是好看,许白又甘愿当他的眼睛,这大概就是爱情中最美的样子吧。

叶知夏对着两个大男人YY了一下,心中就忍不住的激动。

见二人都不理她,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拿起茶几上的橙子在手里摆弄着。

“走路偷偷摸摸的,又做了什么亏心事?”

男人低沉又冰冷的声音倏尔传来,叶知夏心头一抖,这男人不是瞎子?

怎么他好像长了很多双眼睛一样,她做什么,他似乎都清楚?

“哪有……我这不是怕吵了您傅先生的工作嘛,不知道傅先生您找我有何吩咐?”叶知夏在心里暗暗佩服自己最近狗腿的业务能力急速上升。

“坐过来。”

“啊?”

傅司寒抬起头对她的质疑有些不耐,“坐过来!”他再次开口命令。

话语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虽然叶知夏还是没有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但还是听话的往沙发旁边坐了坐,让刚才藏在茶几后面的长腿露出来,膝盖上的伤口也一览无遗的暴露在空气中,她不自在的用手盖了盖。

“……”

傅司寒蹙了蹙眉,对许白低声吩咐了声音,许白快速到了一旁从最低层拿出一个白色药箱,递到了傅司寒面前,又小声和傅司寒说了什么。

当骨节分明的手指熟络的从箱子里面拿出纱布和药水的时候,叶知夏才反应过来男人要干什么。

他这些东西不会是要给自己用的吧?

受伤了他怎么知道……

这点小事许白都要向他汇报吗?

满脑袋的疑问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手上传来了一阵冰凉的触感,低头一看,受了伤的手已经被傅司寒拉了过去,她本能的手向后缩了一下,可男人手劲太大,完全无济于事。

“别乱动!”

男人口吻冰冷的让人畏惧。

“嘶……”

手上一阵疼痛的触感传来,沾着药水的棉棒像沾着毒药般啃噬着伤口。

叶知夏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即使这样傅司寒手上的动作却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她偷偷的睨了点专心上药的傅司寒,两个人的距离近的甚至能看清男人眼睛里的倒影,不由得有点诧异,从刚才在药箱里找药到现在涂药水的手法都特别的熟练。

处理完手上的伤口,他起身蹲在地上,扶起她受伤的膝盖。

她看着膝盖上的伤不由的心里一紧,从面积上也能看出这一定要比手上的还要疼吧。

“啊!”

即使叶知夏紧紧咬着嘴唇,还是没忍住叫了出来。

“忍一忍,很快就好。”

男人专心的盯着伤口,放慢了手上的动作,看得出来已经尽量轻柔。

但对于叶知夏来说依然疼痛难忍,不一会豆大的泪珠就顺着脸颊滑落,她竟然自己都不知道。

涂完药水简单包扎,傅司寒再起身的时候看到叶知夏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神情回归冰冷,“不要这么感动的看着我,我只是不想回老宅让家人觉得我虐待你而已。”

“……”

叶知夏顿时一脸黑线,她只是疼的泪腺不受控制了好吗?一定要这么毒舌吗?

刚刚对这男人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好感瞬间全无,如果世界上需要评比一个自大男人排行榜,傅司寒一定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傅司寒向许白询问了一下时间,淡淡道,“衣服已经送到你的房间,你回去准备一下,一个小时以后出发。”

“哦。”

叶知夏应了一声。

回到房间看到床上放着的一身精致小洋装,让她不禁想起以前每次过生日,妈妈也都会提前为她准备一件这么漂亮的衣服做为礼物。

而现在……妈妈却病的连句话都没有办法跟自己说

为了妈妈,她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目光落在抚着衣服的手上,她才感觉到,涂过药水的伤口不疼了……

……

去老宅的一路上,傅司寒都没怎么说话,车里的气氛一度陷入尴尬。

开车的许白从倒车镜偷瞄了两眼傅司寒,男人黝黑的眸子望向窗外,睛神里的东西看不清,许白心里猜了个大概,叶知夏昏迷这么久,傅先生一直瞒着家里人。

一向疼爱傅先生的母亲应该会爱屋及乌的喜欢这个准儿媳,但是爷爷那边就……

“司寒你终于回来,妈妈都想死你了。”

刚一进门傅司寒母亲季心瑜就过来给了傅司寒一个大大的拥抱。

虽然对于别人来说傅司寒现在已经是离开傅家企业,并且自己成功创立了一个傅氏集团的青年CEO,但是在母亲的眼里他还是她从小宠到大的宝贝儿子。

从她眼神就看得出满眼的宠溺,她转头看了眼儿子身后的准儿媳。

第一次见家长的叶知夏虽然有点手足无措,但还是乖巧的喊了声,“阿姨您好。”

“都结婚几个月了还叫阿姨?”

季心瑜走过去拉住叶知夏的手轻拍了两下,温柔的开口“叫妈。”

“妈……”

叶知夏眸子微垂,乖巧又柔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鼓出来的勇气。

叫出这一声,她自己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掉满地。

“……”

这一声甜软得让傅司寒忍不住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现在这副乖巧和之前砸车时彪悍的样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先别站着了,快到客厅里坐。”说着便拉着叶知夏的手一路从客厅到沙发都没有松开,“知夏你和司寒结婚都几个月了怎么这么久才回家里?”

叶知夏看向傅司寒,男人一脸冷漠,那表情似乎就是让她自己看着办。

“妈,我们早就想回来了,只是司寒最近工作太忙了,实再抽不出时间。”

“是啊,一给司寒打电话他就忙,要不就是去度蜜月的。”

季心瑜轻轻的拍了拍叶知夏的肩膀,“我看啊,下次我也不给我这个儿子打电话了,他没时间过来陪我,你来陪陪妈。”

失忆娇妻要离婚
失忆娇妻要离婚
“傅先生,我们复婚吧。”叶知夏把协议书递上。“复婚?想都别想!”傅大总裁冷冷一笑一声,直接用实际情况行动表示拒绝了这个赞成。一觉醒过来,叶知夏意外发现自己成了有夫之妇,老公但是权男人低头,火热的吻,落了下来,滚烫的唇,宛如岩浆般要将她吞噬,他的气息紧紧包裹着她,让她快要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