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失忆娇妻要离婚

第27章 惩罚

发表时间:2021-01-14 19:27:55

循声,楼上的季心瑜急急忙忙的跑下去,一看见楼下的状况便猜到了一二,赶快过去的扶着老爷子,“爸您别动怒,知夏第一次来我爹,有不懂的规距您别跟小辈斤斤计较。”季心瑜安全的考虑好心季心瑜出于好心,想帮着说两句话,没想到这话进了傅老爷子的耳朵里却变了味。。


推荐指数:★★★★★
>>《失忆娇妻要离婚》在线阅读>>

《第27章 惩罚》精选:

闻声,楼上的季心瑜急匆匆的跑下来,一看到楼下的状况便猜到了一二,赶紧过去扶着老爷子,“爸您别动气,知夏第一次来咱家,有不懂的规距您别跟小辈计较。”

季心瑜出于好心,想帮着说两句话,没想到这话进了傅老爷子的耳朵里却变了味。

他早就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孙媳妇不顺眼,现在做错了事竟然成了自己跟小辈计较,“让她自己去跪祠堂反省!”

“……”

跪祠堂?叶知夏是怎么都没想到。

“爸,您就给她这一次机会吧,这孩子第一次来咱们家,我回头教教她就是了。”

“对不起爷爷,是我没有做好,你告诉我哪里不对我可以改的。”叶知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的讨好竟换来满身责惫。

可眼下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让老爷子消了这口气她怎么都行。

“自己去祠堂想想清楚,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出来!”

话落,老爷子便拂袖而去。

季心瑜接下来想要劝老爷子的话也是硬生生的哽了回去,看着蹲坐在地上的叶知夏正在捡着地上掉落的碎片,悠悠的叹了口气。

……

叶知夏虽然是跪在祠堂的圆垫子上,但膝盖上还是丝丝拉拉的一阵阵的疼。

为了傅司寒的那句“不想回老宅让家人觉得我虐待你”。腿上的伤她硬是强忍着提都没提。

她抬眼望了一眼周围,在傅式老宅欧式奢华的建筑下,竟有着这么一间中式古朴的祠堂。

开阔的大厅空无人,甚至都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知夏困的头不停的瞌睡。

“叮……叮叮”

一颗圆形的糖果弹到叶知夏的身上又上地上滚动着,打着她一下就精神了。

“谁?”

她慌张的看着四周,却连个人影都没有。

“叮!”

又是一颗,依然什么都没有。

就在她看着祠堂开始有点心慌的时候,看见桌子后面躲着一下小孩正在那“咯咯咯”的笑出了声。

谁家的熊孩子,真想拎过来好好教育一下。

但她想到这是傅家还是决定先忍一忍,“谁躲在桌子后面?我看见你了,出来!”

一个看上去六七岁大的小孩从桌子后面走出来,“我一直在这,我了没有躲你!”

“你叫什么?”

叶知夏问他,本来挺无聊看,这小孩挺可爱逗逗他打发一下时间也好。

“傅子牧。”

说完便迈着小步子走过来,他走到叶知夏面前盯着看,“原来你就是那个没有一点规距的嫂子?”

嫂子?姓傅?

这小孩难不成是傅司寒的弟弟?不过看他这说话没礼貌的样子还真是如出一辙。

“谁告诉你我没规距的呀?”

“那你就不要管了,我除了知道你没规距还知道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哥哥呢。”小孩边说着边把两只小手环于胸前,摆出一副大人的样子。

“谁教你说话这么没礼貌的?”

叶知夏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手揉了揉已经跪的发麻的双腿。

“谁说这就是没礼貌的,你要是敢说我,我让爷爷就罚你就这么一直跪着!”跟眼下这小孩嚣张的表情比起来,叶知夏突然觉得他哥哥整天的冰块脸也没什么不好。

看叶知夏只自顾自的揉着脚不再说话,小孩继续挑衅,“怎么样?怕了吧。”

“……”

折腾了一天叶知夏是真的没有力气再跟这个小孩争辩什么了,随他去吧。

正在她烦的不像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门被从外面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当她远远的望见是傅司寒的时候,简直就像看到了走散的亲人。

她刚想对那个小屁孩说,“看你哥哥来了不收拾你!”

可一回头傅子牧却早已一溜烟没了踪影。

远处的男人西裤包裹着颀长的双腿,白衬衫袖口松散的卷在小臂,祠堂幽暗的灯光下衬得眸子更加深邃。

看着虽然是带着导盲杖缓缓走来的男人,叶知夏心里算大概明白不混时尚圈的傅司寒为什么每年都会看到杂志上把他评为“年度最帅先生”。

“发什么呆呢?”

男人被叶知夏一直盯着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自在。

“我在想傅少爷的身材不做模特可惜了。”

傅司寒没想到这个女人祠堂跪了这么久,竟还有精神打趣他。

“看来你跪的时间还是不够长。”

叶知夏顺着头上的声音,抬头望向站着的傅司寒,这个角度让本就身高188的男人更附带着一种压迫感。

“我在这跪这么久还不是因为你,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反而还来奚落我。”

亏自己刚才还以为男人良心发现来看她。

“因为我?是之前你求着我要来,这么快就忘了?”

叶知夏乖乖闭嘴,小声嘀咕,“我哪知道来你家要跪祠堂……”

“你说的话我可都听见了,现在后悔走人还来得及!”

男人磁性的声响再次从头顶上传来。

“没……谁说我后悔了,我就当体验生活了。”

叶知夏扯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傅司寒俯视着她,明亮的眼睛,颤动的长睫毛,一副惹人疼爱的样子。

余光突然被她裙子上的一点红色吸引,他这才反应过来,叶知夏腿上之前包扎的伤口跪了这么久已经开始渗血。

他眉头突然蹙起,拉起叶知夏的手,“走吧!”

还没等牵起她,娇小的手却突然抽出,“爷爷说了,没有他的允许我不能走。”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蠢?他一直不发话你就一直在这跪到死吗?”

男人整个身体散发着一股森寒气势。

“是!爷爷不发话我就是要跪到死,我不想第一天来就给你带来麻烦!”

叶知夏像是宣泄般说出了压在心里的话,面对叶家对她心里造成的伤害现在这点算什么。

本就寂静的祠堂再次归于平静,可她刚才的话却不断的在傅司寒的脑中回荡,心里某个柔软的位置像是被谁捏了一下。

他不想让她在这再多停留一秒钟,男人伸出手想要拽她走。

叶知夏却再一次的甩开了。

“不要再跪在这给我丢人,还嫌今天丢的人不够多?”他低沉的嗓音有些不悦,深邃的眸中却含着一丝无奈和担忧。

失忆娇妻要离婚
失忆娇妻要离婚
“傅先生,我们复婚吧。”叶知夏把协议书递上。“复婚?想都别想!”傅大总裁冷冷一笑一声,直接用实际情况行动表示拒绝了这个赞成。一觉醒过来,叶知夏意外发现自己成了有夫之妇,老公但是权男人低头,火热的吻,落了下来,滚烫的唇,宛如岩浆般要将她吞噬,他的气息紧紧包裹着她,让她快要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