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失忆娇妻要离婚

第28章 一起睡

发表时间:2021-01-14 19:27:56

长这么大无论是在傅家但是在公司从来不也没人敢逆着他的意思,像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不很听话的人但是第一个!明明傅司寒会觉得自己像是又拿她也没什么办法,有些头痛。叶知夏看傅叶知夏看傅司寒这次是真的发火了,有点动摇,“我要是走了,那爷爷……”。


推荐指数:★★★★★
>>《失忆娇妻要离婚》在线阅读>>

《第28章 一起睡》精选:

长这么大不论是在傅家还是在公司从来没有人敢逆着他的意思,像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不听话的人还是第一个!

偏偏傅司寒觉得自己好像又拿她没有什么办法,有些头疼。

叶知夏看傅司寒这次是真的发火了,有点动摇,“我要是走了,那爷爷……”

“爷爷的事交给我,不需要你管!”

话落,他便牵起她的手,快步的走出了祠堂。

看着男人在前面牵着她的高大背影,叶知夏有几秒钟的恍神,眼前的傅司寒语气冷的要命,但她心里感受到的却是久违不见的温暖。

……

外面的天色已经整个暗了下来,直到回到傅家客厅看到了时钟,叶知夏才知道,在祠堂里差不多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知夏,第一次来我们家,让你受委屈了。”

母亲季心瑜走过去,满脸心疼的帮她把掉落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

“没事的,妈,是我自己做得不够好。”

不想让傅母过多担心,叶知夏努力的整理掉疲惫的心情。

“都这个时间,肯定饿坏了,妈吩咐下人重新给你做了好吃的,马上就好。”

“谢谢妈,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饿了。”

“今天一定累坏了,妈跟司寒说过了一会吃完饭就早点上楼休息,今天这么晚就别回去住了。”叶知夏本想回头看傅司寒跟他确定一下,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上楼了。

见儿子不在,季心瑜神神秘秘的又拉着叶知夏坐回了沙发。

“妈有个事想要问你。”

“妈,你说……”

“你和司寒也结婚有几个月了,打算什么时候给咱们傅家添点福气?”

“……”

福气?怎么添?

见叶知夏愣在那一头雾水的,“傻孩子,多子多福气,什么时候能给我们添个大胖小子?”

终于听明白婆婆意思的叶知夏,“噔”的脸就红了。

“妈,这个……不急吧?”

“怎么不急,我和他爸想抱孙子想好久了,这种话妈不方便跟司寒说,你可一定要放在心上。”看着季心瑜提起这个话题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叶知夏也不好泼冷水。

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佣人把一盘盘精致的菜拿上来摆好,季心瑜在旁边拿着筷子不停的给叶知夏夹菜,看的出来,季心瑜对于这个儿媳妇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吃完饭便随着佣人上了楼上的客房,累了一天,她想都没想就推门进去。

眼前的景象再一次让她乱了分寸……

傅司寒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腰间系着的浴巾盖不住身上漂亮的肌肉和引人遐想的人鱼线。

手上的毛巾胡乱的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满满的男性荷尔蒙充斥着整个瞳孔,叶知夏一时间恍了神。

“看够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将她拉回现实。

叶知夏虽然不知道他这个瞎子,是怎么知道她在的。

可她听别人说过,有人眼睛瞎了其他感官都异常的灵,他肯定是听到了她进房间的声响了。

“抱歉,我大概是走错房间了。”说完便转身想要开门,刚要碰到门把手就被手腕上的一股力量拉了回去。

“没走错,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这里?你和我两个人?”叶知夏一脸的不可置信。

“没错,就是你和我两个人,怎么?不愿意?”

傅司寒走过去继续拿毛巾擦着头发,多少女人整天围着自己转他看都懒得看一眼,今天被母亲将他们俩安排在同一个房间,而眼前的女人这是什么表情?

“我哪里说过不愿意,只是幸福来的太突然有点惊讶罢了。”

叶知夏开始有点佩服自己,扯慌的话现在张口就来。

不就是在一个房间嘛,更何况这么大个套间,沙发、地毯哪还容不下她睡一晚。

傅司寒没有搭理她,指指茶几上放着的药箱,“自己看着办。”

说完便听见卫生间里传来吹风筒的声音。

叶知夏慢慢的拆掉之前的旧纱布,里面的伤口果然比之前又严重了一点。

她忍着疼痛,在医药箱里翻找出药水却怎么也下不去手,直到傅司寒吹干了头发再次走出来,看见她还在攥着药瓶纠结。

“忍着点,这次可能会更疼一点。”

男人俯身接过药瓶再一次帮她处理好伤口。

叶知夏微愣,总觉得傅司寒是看得见的,可她看过去,见他瞳孔又不带一丝光亮,一瞬不瞬。

她没敢问出声,却还是对他笑了笑道,“傅司寒,谢谢你。”

不管怎么说,冰块脸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帮她包扎了两次伤口。

男人没搭理她,径直坐回到床头开打电话,听许白报告的文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顿时房间安静的只能听见偶尔他性感低沉的声音。

第一次这样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的叶知夏心情很是忐忑,尴尬紧张得简直想要破门而出,但理智告诉她不行!

这不就是她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吗?

想到这,她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傅司寒吃水果吗?我帮你削?”

“不用。”

“那吃个火龙果?我帮你切开?”

“不用。”

男人依然头都没有抬。

“那口渴吗?我帮你倒杯水?”

傅司寒将电话微微从耳边挪开,狭长黝黑的眸子看过来,明明看不见她却从里面读到了几分不耐烦。

“什么都不用!你闭嘴就好!”

叶知夏撇了撇嘴讪讪的“哦”了一声,之后便不再管他。

浴室里大概是季心瑜的吩咐,洗漱用口、护肤品、睡衣一一摆放整齐。

她简单的洗漱过后,换好睡衣便出来到床上随便拎了个枕头就躺回了沙发,想着折腾了一天,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傅司寒忽然开口,“叶知夏!”

“怎么了?”

“你今天晚上是打算睡沙发上?”真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脑回路。

“对啊,难不成我要和你挤一张床?”

傅司寒放下电话,眉头紧蹙,“过来!”

叶知夏连忙摆手,“不用了,我在这睡一晚没关系的。”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男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直到叶知夏顺从他的抱着枕头走到了床边。

“要不是妈在门外偷听,我才不会管你睡在哪!”男人的声音依然冰冷得可怕。

失忆娇妻要离婚
失忆娇妻要离婚
“傅先生,我们复婚吧。”叶知夏把协议书递上。“复婚?想都别想!”傅大总裁冷冷一笑一声,直接用实际情况行动表示拒绝了这个赞成。一觉醒过来,叶知夏意外发现自己成了有夫之妇,老公但是权男人低头,火热的吻,落了下来,滚烫的唇,宛如岩浆般要将她吞噬,他的气息紧紧包裹着她,让她快要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