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失忆娇妻要离婚

第29章 勾引?

发表时间:2021-01-14 19:27:56

说着他关了了房间的主灯,只留下的床头两侧台灯已发出淡黄色的光晕。叶知夏有点儿搞不很清楚状况,只会觉得傅家人一个比一个很奇怪。高冷范脸瘫的傅司寒,顽皮没礼貌地的弟弟,一言不合就就关人叶知夏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只觉得傅家人一个比一个奇怪。。


推荐指数:★★★★★
>>《失忆娇妻要离婚》在线阅读>>

《第29章 勾引?》精选:

说完他关掉了房间的主灯,只留下床头两侧台灯发出淡黄色的光晕。

叶知夏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只觉得傅家人一个比一个奇怪。

高冷面瘫的傅司寒,调皮没礼貌的弟弟,动不动就关人祠堂的爷爷,现在又多了一个喜欢偷听的婆婆。

揉了揉太阳穴,像下定决心一般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她已经非常的靠近床边,却依然能感觉到旁边传来男人的体温。

第一次离傅司寒这么近,叶知夏心里说不上来的紧张,不知不觉心脏开始狂跳,她怕房间这么安静被身边的男人发现,可是越想控制心脏跳的就越快。

“睡得那么靠边也不怕掉到地上,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傅司寒像是感觉到了她的不自在!

这句话像是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想到傅司寒是个GAY,她虽然没有回答,却还是听话的往里面移了一下。

随着叶知夏的移动,一股熟悉的香味钻进傅司寒的鼻腔,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旁边背对着她的女人。

长长的黑发散落在枕头,四周的空气都弥漫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傅司寒向来是不喜欢香水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上的味道竟然莫名的觉得有点好闻,还觉得有些熟悉。

两人沉默着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传来女人轻柔的询问,“傅先生你睡了吗?”

“……”

等了好久,却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我知道你没睡,傅先生你要怎样才能收回离婚协议,不和我离婚?”

也不管他想不想理自己,她都要继续争取。

果然,男人转过身背对她冷冷的回了一句,“你今天的表现如何自己心里清楚,给我丢了脸不说,还惹爷爷生气!”

“可是……我已经尽量配合你了……”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他爷爷会那么看不上她,说白了那根本就是针对,不管爷爷怎么刁难她,她一直都在忍着。

“让你好好配合,你今天的表现却并不合格!”

听得出来,他很不满意……

可是她真的已经很努力的配合他了,讨好她的家人,受爷爷惩罚,她心里一万个委屈都一直在忍着,本以为看着傅司寒帮他上药的样子,谈不上心疼也会多少有点动容吧?

没想到这颗石头心竟然一点反应没有,如果这都不行,那她到底怎么做才能让傅司寒接受她?

叶知夏头脑一热,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翻过身一手穿过男人的脖颈,一手环住他的肩膀,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

“……”

突如其来的动作倒是让傅司寒的身体一僵,叶知夏的鼻息轻轻的落在他的脖子上,后背贴着的一片绵软更是让他喉咙一紧。

他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挑逗的有感觉!

“叶知夏,你在做什么?”

竟然学会了勾引?是不是如果有别的男人可以帮她,她也会去勾引?

“你……你要是非坚持要离婚,那我……我……我现在就睡了你!”

叶知夏眼睛一闭,脸颊滚烫的起来,她算是豁出去了!

按男人说的今天这么不合格,说不定明天她就会被赶出傅家,到时候别提夺回失去的东西,连妈妈的病都没有钱治。

所以,今晚她无论如何都要让男人放弃离婚的想法!

女人威胁的话带着一抹挑逗的意味,灼灼的落进男人的耳朵里。

傅司寒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有了异样,血液滚烫。

“放手!”

他伸手想要拉开叶知夏缠在他脖子上的手,但还没等用力,女人就像防御一样整个人贴的更紧了。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开!”

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男人一个起身,把叶知夏整个人覆于身下。

刚刚还控制着他的双手现在被紧紧的桎梏于头顶,台灯微弱的灯光照的男人五官更加深邃,原本就黝黑的眸子现在更是黑的深不见底。

男人缓缓的低头,一张矜贵无俦的脸渐渐在她面前慢慢放大。

而叶知夏早已没有了刚才的那份勇气,开始有点想打退堂鼓,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现在的她弱小的像一只小绵羊,瑟瑟发抖的等着大灰狼的宰割。

男人的唇离她越来越近,最后在她的耳边停下。

“少给我耍花招,我讨厌自作聪明的女人。”

冰冰冷冷的扔下一句,男人便起身离开了卧室。

叶知夏绯红的小脸渐渐失去血色,耳边萦绕着男人无情的话,心却像是坠入冰窖般,一寸寸的凉了下来,他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不由得心里一阵失落,听他刚才冷冽的语气不会是又惹他生气了吧?

“唉……”

叶知夏悠悠的叹了口气,看来传闻是真的,GAY果然是不好掰直啊,一个GAY要被女人那啥,现在肯定很难受吧?

她开始有点后悔刚才的一时冲动。

看来这个主意算是行不通了,以后还是想其它办法吧。

……

来到隔壁客房的傅司寒在浴室里郁闷的淋着冷水,面对刚刚床上的惹火,他差一点就控制不住了。

叶知夏那该死的妖精,还好最后理智占了上峰。

等傅司寒整理好情绪再次回到卧室的时候,刚才信誓旦旦要睡了他的女人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他掀开被子躺回原来的位置,侧躺着看离他极近的女人。

台灯光晕照的她白皙的脸上一层白色的小绒毛清晰可见,一张娇俏可人的小脸上一会蹙蹙眉,一会浅浅的拉一下嘴角,不知做着什么梦。

没想到这个时而伶俐时而有点嚣张的女人安静起来温柔恬淡,不由的惹人怜爱。

傅司寒盯着她的睡颜不知不觉的入了神,捕捉着她脸上每一个微小的动作。

女人的气息沉了沉吹的散落在鼻尖上的碎发,一阵又一阵的晃动,傅司寒伸出修长的手指想要帮她拨开脸上的“小烦恼”。

可刚伸出的手就被叶知夏睡梦中随意扔过来的胳膊给打了回来,紧接着不安分的腿也砸在他的腰间。

如果把现在的傅司寒比做一棵树,那叶知夏绝对就是死死抱着这棵树的树袋熊。

傅司寒被紧紧的禁锢在叶知夏的怀里,刚才推开压在身上的女儿,竟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反感,看她睡的沉沉的便就由着她了。

失忆娇妻要离婚
失忆娇妻要离婚
“傅先生,我们复婚吧。”叶知夏把协议书递上。“复婚?想都别想!”傅大总裁冷冷一笑一声,直接用实际情况行动表示拒绝了这个赞成。一觉醒过来,叶知夏意外发现自己成了有夫之妇,老公但是权男人低头,火热的吻,落了下来,滚烫的唇,宛如岩浆般要将她吞噬,他的气息紧紧包裹着她,让她快要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