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BOSS的复仇娇妻

第16章 他,竟是那个男人

发表时间:2021-02-24 08:12:16

吃过了早餐,芳菲无事可做,便跟家里的长辈挥手告别,回自己房间去,真的是闲得心里发慌,她便拿了自己的手机,就上网吧页网页,这才意外发现微博上有一个话题正炒得火热:余炜彤奸夫芳菲的脸色瞬间变得阴霾,白家属还真是不遗余力的在黑她,诋毁她。。


推荐指数:★★★★★
>>《BOSS的复仇娇妻》在线阅读>>

《第16章 他,竟是那个男人》精选:

吃过了早餐,芳菲无事可做,便跟家里的长辈道别,回自己房间去,实在是闲得发慌,她便拿了自己的手机,开始上网浏览网页,这才发现微博上有一个话题正炒得火热:余炜彤奸夫现身。

芳菲的脸色瞬间变得阴霾,白家属还真是不遗余力的在黑她,诋毁她。

她自从跟白嘉树交往之后,就一心一意的跟他在一起,而他竟然在害死她之后,还这样诋毁她?

奸夫?她余炜彤,竟然有奸夫?

芳菲气愤的点开那条链接,她倒要看看,究竟,被白嘉树透露给媒体的她的奸夫究竟是谁?

但是芳菲没想到,她点开那则新闻之后,就看到了,一个男人的照片。

这个男人正是昨天晚上,身穿孝衣的男人,他昨晚可是花了6000万拍了她看中的那块浴火凤凰。

“怎么会是他呢?”芳菲想不通。为什么媒体会认为,这个男人是她的奸夫,她只好仔仔细细的看着这条新闻。

“众所周知,前天福星珠宝的大小姐余炜彤,与相恋多年的男友白嘉树举行婚礼,婚礼结束之后因为,白嘉树执意要让外公与他们同住,余炜彤不愿意,故而在举行婚礼的酒店总统套房里,招了一只鸭子,与那只鸭子,共度洞房花烛夜,惩罚自己不听话的丈夫。”

“但是她却因为寻求刺激而不小心就是过量HLY致死。她死后,在今天早上八点,就有一个神秘男子,前往余家,对白嘉树提出购买余炜彤遗体的要求。”

“目前该男子身份存疑,但是,他开出的价格却相当高,足有一个亿,但是白嘉树我爱妻心切,并不允许自己的妻子死后受人如此侮辱,执意不愿意售卖自己妻子的遗体。”

芳菲心里疑惑万分,实在是不明白,那个男人他为什么一定,要花那么多的钱去买她的遗体,如果他执意要买她的遗体的话,那么昨天晚上,她不小心从他口中听到的那些话,难道都是对她说的吗?

他口中的那个炜彤,不是跟她同名同姓的人,而是,真真实实的就是她吗?

可是为什么她对这个人没有半点印象了呢?

芳菲心里疑惑不已,正要关掉这则消息的时候,就在首页又看到有相关的消息弹了出来,现在的浏览器,非常的智能,要是看到你在浏览,某条新闻的时候,就会给你推荐相关的新闻,芳菲只想知道,这件事情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阴谋,所以,她立刻点开了那条消息。

下一秒,芳菲就看到上面的内容,芳菲气愤不已,因为新文内容是:“白嘉树最终愿意,以两个亿的价格售卖自己妻子的遗体,而根据他的解释便是,这个神秘男子是余炜彤,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小时候他们被家长带去,看白雪公主的话剧,回来之后,神秘男子应余炜彤的要求,说今后不管什么时候,她若是死了,神秘男子就要给她找一个水晶棺,给她换上漂漂亮亮的衣服,把她放到水晶棺里。”

“白嘉树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天真美好又浪漫的约定,决定成全这个神秘男子。两人已经签署了协议,而神秘男子当场,就给余炜彤的遗体换上了一件金缕玉衣,亲手把她抱入水晶棺。整个过程,神秘男子面容肃穆悲戚,可见他对于炜彤的感情颇深。”

新闻内容到此结束,后面是几张现场的高清照片。

神秘男子整理化妆品,亲手给余炜彤的遗体画上精致的妆容,然后亲手给她换上了一件,红色的金缕玉衣。

根据图片下面的解释,这件金缕玉衣,都是用一根一根,非常细的22k,金丝纺织而成。

而这件金丝衣服上面则点缀着24块质地上好的冰种红翡或者是玻璃种红翡,而其中门襟那一块很大的红翡,正是昨天晚上那个身穿孝衣的男子,花6000万拍下的浴火凤凰。

这则新闻的最后一张照片是神秘男子,亲手盖上水晶棺盖子的画面,盖棺之后,他俯身紧紧抱着水晶棺,样子看上去悲伤不已。

记者也能够清晰的拍到了他的正面特写,芳菲看到他。正面特写之后,惊吓的手中的手机掉在了chuang上,这个神秘人竟然是……竟然是……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

芳菲低头看着掉在床上的手机,手机的显示屏上正显示着男人的照片。

他正面的特写照,能够让芳菲清楚的看着,他左边眼睛,眼睑的睫毛根部下面有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

这颗痣,对芳菲而言,印象太过深刻,她到死,都不会忘记,这颗痣的主人是谁?

而这个神秘男人,竟是与她共赴洞房花烛的那个鸭子!

怎么会是他呢?他能够花6000万,拍下那块浴火凤凰,又能以两个亿,跟白嘉树购买了她的遗体。他就绝对不止拥有这些钱而已。

他有那么高的身价,为什么会甘愿去做一只鸭子呢?

这其中,究竟又有什么样的阴谋?

究竟是,白嘉树算计了她和那个神秘男人,还是最后,她和白嘉树都被那个神秘男人给算计了?

那个男人又为什么甘愿以鸭子的身份,联系上白嘉树,在她的新婚夜,夺走她清白的身体?

他说他们从小就认识,可是他对这个神秘男人却没有半点的印象,他到底又是谁呢?

“我得去余家,我得问清楚这件事。”芳菲立刻拿起自己的手机,非常熟练的输入的白嘉树的手机号码,毫不犹豫的点了拨号。

很快,芳菲的手机听筒里,就传来了白嘉树好听的声音:“你好,我是白嘉树,请问您是哪位?”

这悦耳的磁性声音,曾经是芳菲最着迷的,可是现在听到这个声音,芳菲却恨不得把这个声音的主人碎尸万段。

但她还是很理智,用非常稚嫩的声音,对白嘉树说:“白嘉树先生,我叫林芳菲,我的表姐叫余炜彤,我从新闻上面看到了她的事,我想请问,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她的葬礼,我要去参加。”

BOSS的复仇娇妻
BOSS的复仇娇妻
“你连让我睡的资格都也没,还我以为我真心实意爱你,啊愚笨之极,余炜彤,你但是是我报仇路上的垫脚石……”望着眼前的丈夫,余炜彤才明白了,她把一头白眼狼再引进家门!当心脏停余炜彤从迷醉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味道,余伟彤睁开迷蒙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面具遮挡,她只能从男人紧闭的眼睑处的睫毛根部,看到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