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BOSS的复仇娇妻

第20章 白嘉树,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

发表时间:2021-02-24 08:12:18

“好的,爷爷,我明白了。”珊瑚点了点头,“那么没事儿的话,我就先离开了了,爷爷再见了。”林老爷子点点了点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离开了,返给已退出林老爷子的书房,关上门门,嘴角扬着一丝阴狠。她上林老爷子点点头,默许她离开,返给退出林老爷子的书房,关上门,嘴角扬起一丝阴狠。。


推荐指数:★★★★★
>>《BOSS的复仇娇妻》在线阅读>>

《第20章 白嘉树,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精选:

“好的,爷爷,我知道了。”珊瑚点头,“那么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爷爷再见。”

林老爷子点点头,默许她离开,返给退出林老爷子的书房,关上门,嘴角扬起一丝阴狠。

她上辈子也是在商场上打拼的,但是一直都想脚踏实地的发扬壮大自己父母的公司,从未想过要像老爷子那样,对别人的公司露出如此贪婪的觊觎。

这样的人,芳菲很是不齿。

不过就像林家老爷子说的,与其把余家的福星珠宝,交给白嘉树那个忘恩负义的人,那还不如便宜便宜林家。

毕竟她现在是林家的大小姐,她会想办法把林家的一切都变成她的。

任何人都别想夺走他父母辛苦,打拼下来的一切。

第二天,芳菲就跟林家所有人,按照请帖上的要求,穿上了洁白的白色衣服,前往了余家老宅。

“这是在举行葬礼,还是在举行婚礼呀,弄这么多的玫瑰花。”在他们下车之后,林晓芙,有些抱怨的说道。

“当然是举办葬礼了,炜彤表姐生前最喜欢的话,就是玫瑰花,现在她去世了。自然是要用白玫瑰来装点她的葬礼的,这有什么不妥吗?”

芳菲语气严肃的对林晓芙说的言语间隐隐透出的责任,让林晓芙心里很是不满意,她嘟囔着:“装什么装呀?人家结婚才有玫瑰花呢。”

“吵什么吵,我们是来参加葬礼的,都给我严肃一点,别丢了林家的颜面。”林老爷子闻言转过身来,狠狠瞪了林晓芙一眼。

而后,她还不忘记转头去看了芳菲,那责备的意思也很明显。芳菲则表情平静的回视着爷爷,并不多说什么。

林老爷子只觉得自己这个孙女是越来越让人捉mo不透了。

“别在你爷爷面前挑林芳菲的刺儿,这丫头现在不好惹的很。”陆南雪趁着老爷子不注意,小心翼翼的提醒自己的女儿,让她不要去招惹林芳菲,这死丫头,现在可不好惹。

芳菲走在林老爷子的的身旁,还能隐隐约约听到走在她身后的林晓芙,不情不愿的对母亲说,

“妈妈,我哪里去挑她的刺了,是她在挑我的刺呢。”

“好了,闭嘴,严肃点。”陆南雪不希望女儿抱怨的声音被前头的老爷子听到,在这个家里,她还是很怕老爷子的。

后来林晓芙在嘀咕着什么。芳菲就没听清楚了,他们很快的就进‘入了余家老宅。

他们是来得最晚的一批,等他们一家进‘入了一家老家之后,就有身穿白色麻衣孝服的人,把余家老宅的大门给关上。听着那吱呀的关门声,不知道为什么,林家一家的心里都生出了一丝,毛毛的感觉。

林老爷子眉头一皱,脑子里不由的就想起,他从陆茜蔓那里收来的那块三色翡翠,那可是今天这位追悼会上的正主的东西。

林老爷子从未畏惧鬼神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就有些害怕起来了。

“感谢各位来宾,各位亲朋,来参加余炜彤小姐的追悼仪式,余炜彤小姐是一个……在这里,我已与炜彤小姐挚爱的身份,很感谢大家的到来。为此我也在,这里,诉大家,关余余炜彤小姐的事,我一定会查出一个真相,还她一个清白,因为,根据我对于炜彤小姐的了解,她绝对不像外界所想的那样,是一个水性杨花,私生活放荡的女人。

他更不是一个,不会孝顺老人的人。所以,在此我发誓,我一定要查出真相,还余炜彤小姐一个清白,请大家见证!谢谢大家。“

男人说完之后,便把视线看向了白嘉树,按理,举行追悼会的时候,念悼词的人,应该是余炜彤的丈夫白嘉树,可是他却没有这样的资格。

现在听到这个自称是炜彤挚爱的男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白嘉树得脸色很是难看。

追悼会结束之后便是葬礼,这个神秘男人,并不打算把余炜彤葬到黑暗的地下,而是把之前装了余炜彤遗体的水晶棺,放倒了,一个玻璃种玉椁里,并亲手盖上棺盖,也就在棺盖盖上的那一瞬间,围观葬礼的人突然就听到了一声哭声。

这声哭声,充满了亡者的眷恋与不舍,用杜鹃泣血来形容也不为过,若是这样的哭声,是一个貌美女子的烤箱的话,那么个声音听起来听听,会让人心疼,可是这是一个男人的哭声,大家也只会,稍稍同情他一点而已。

尤其是芳菲,听到这个哭声,她可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同情那个哭泣的人,她只是觉得厌恶,深深的厌恶,因为这哭声,听起来,太过虚伪,虚伪的芳菲听了之后心情极度烦躁,她沉默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些来参加葬礼的人们,一个个的安慰白嘉树,白嘉树却仍旧不住的哭泣!

直到所有的人都走了,芳菲也不得不跟着林家的人一起走,可她越想心里越不甘,终于忍不住折返,对仍旧在于炜彤玉椁旁边虚伪恸哭的白嘉树说,“白嘉树,你又何必虚伪的演这么一出!是不是听了悼词之后,你害怕了?”

“我怕什么?你一个小屁孩,别乱说话!”现在四下无人,白嘉树也就不在伪装了,因为她是真的害怕,害怕来参加葬礼的人,真的听信了那个叫人称作洛少的男人念出的那些悼词,觉得芳菲的死,另有隐情!

所以向来好面子的他,才不得不演这么一出舍不得爱妻死去的苦情戏!

“虚伪的男人,你还在这里装?当中我表姐棺椁的面,你竟然还要演戏?白嘉树,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卑鄙小人!”

“林芳菲,你说话放尊重点,这就是你一个孩子对长辈的态度?”白嘉树彻底的被芳菲的话给激怒,表情狰狞地看着芳菲!

芳菲却没有半点害怕,冷笑着对他说:“你这样的人,有资格让人尊重吗?你欺骗了我表姐四年的感情,骗她嫁给你,在新婚夜,给她下药,找了个鸭子夺走她清白的身体,还诬告她是个私生活放荡的水性杨花。白嘉树,你以为这些,都没有人知道吗?我告诉你,这些我都知道,我还知道你造了假遗嘱……“

BOSS的复仇娇妻
BOSS的复仇娇妻
“你连让我睡的资格都也没,还我以为我真心实意爱你,啊愚笨之极,余炜彤,你但是是我报仇路上的垫脚石……”望着眼前的丈夫,余炜彤才明白了,她把一头白眼狼再引进家门!当心脏停余炜彤从迷醉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味道,余伟彤睁开迷蒙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面具遮挡,她只能从男人紧闭的眼睑处的睫毛根部,看到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