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BOSS的复仇娇妻

第24章 撒谎的女孩

发表时间:2021-02-24 08:12:19

一家人出了余家的老宅,芳菲不想跟林若愚陆南雪他们,挤在一辆车里,看他们一家秀家庭融洽,因为,她无论是在之前来的时候,但是回家去的这个时候,都可以选择跟林家老爷子和老太只是芳菲意外的是,她才刚刚上车,屁股还没坐热,林家老爷子,就直接对已经打开副驾的车门,打算坐进来的林老太,严厉的说道,“你去跟若愚他们挤一辆车,我有事情,要和芳菲谈。”。


推荐指数:★★★★★
>>《BOSS的复仇娇妻》在线阅读>>

《第24章 撒谎的女孩》精选:

一家人出了余家的老宅,芳菲不想跟林若愚陆南雪他们,挤在一辆车里,看他们一家秀家庭和睦,所以,她不管是在之前来的时候,还是回去的这个时候,都选择跟林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坐一辆车。

只是芳菲意外的是,她才刚刚上车,屁股还没坐热,林家老爷子,就直接对已经打开副驾的车门,打算坐进来的林老太,严厉的说道,“你去跟若愚他们挤一辆车,我有事情,要和芳菲谈。”

“你是我老伴,她是我孙女,你们两个人说话,为什么要避开我?有什么事情是我这个老太婆不能知道的吗?”

林老太不悦的回答着,家里的所有事情,要是没跟芳菲牵扯在一起的话,也不会有什么事,可是一旦跟芳菲牵扯到了一起,她就是要唱反调。

林家老爷子差点被这个蠢婆娘给气疯了,立刻怒斥她一句,“你懂什么?要是能让你知道的,我会让你走吗?还不快点,到落于他们那里去,否则等下车开了你就给我呆在这里,别回家了。”

林老太被骂了,心里很不高兴。但是又不敢跟自己的老伴儿,撒气,于是只能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芳菲,不情不愿的坐到了林若愚他们所坐的那辆车子里去好在林若愚,他们的那一辆是suv,型的车子,位置足够多。分配好了之后,林家的车子也就缓缓的开出了余家老宅,当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林若愚才开口林芳菲。

“你和洛霆钧先生。都聊了些什么?”

林老爷子对洛霆钧,这个年轻人是很看重的。

毕竟他年纪轻轻,就能有那样的财富比那样的气度,足可以见这个人不简单。

若不是他的家庭背景雄厚的话,那么就是他真正的有本事,能够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打拼出这么强大的财力来,这样的人,非常值得结交。

所以,他想知道究竟,纷飞。跟这个叫洛霆钧的男人,是否能够发展点什么?

“洛先生问我,为什么要跟白嘉树起争执?还问我白嘉树。为什么想要掐死我。”

“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导致他要掐死你?”林老爷子不悦的,瞪着芳菲,要不是她不懂事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白嘉树为什么要掐她?

芳菲闻言,思索了一会儿之后,看到车子前排与后排之间的隔音玻璃已经关好,她这才这才诚实的告诉林家老爷子。

“爷爷,自从表姐,去世之后,我经常会梦到他,他在梦里告诉我。说他死得好冤枉,还说,她并不是私生活放荡的女人。她说她从没想过要去找鸭子玩。之前网络上报道出来的,都是白嘉树花钱请人,找了一个鸭子去侮辱了我表姐,她死得得很冤枉,心有不甘。

所以昨天,当我看到白嘉树虚伪的在表姐的棺椁面前,假装哭泣,博取同情的,我就忍不住骂了他,我没有想到还会那么嚣张,直接就当众要掐我的脖子。

幸好洛霆钧先生来了,否则我真的可能,要跟表姐一样死在他的手中。洛霆钧先生叫我过去,也就只是问了一下,我跟白嘉树,两个人之间的纠葛而已。“

芳菲并不傻,他才不会,把她跟洛霆钧两个人说话的内容完完全全都告诉我林家老爷子。

这个老头并不值得她完全的信任。

“那不过是个梦而已,或许并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芳菲,你所知道的事情,也不能成为呈堂证供,所以以后关于你表姐是怎么死的,这些话,我不希望,你再说出来。明白吗?”林家老爷子听到芳菲这么说,心里其实有些小小的失望,可是他又有些了然,毕竟,洛霆钧那样身份的人,他还会对芳菲说,其他别的什么话呢?

此后林家老爷子,没有再问芳菲任何问题,直到临下车之前,林老爷子才开口对芳菲说。

“明天周一,你安心在学校里上课,以后周末你就到公司来上班,去采购部,好好的学习。”

“是爷爷,我知道了。”

芳菲点头应答,而后,在车子停在,林家大门口的时候,推开车门下车去。

陆茜蔓虽然认了林家做干亲,可是,她并没有,与林家一起去参加炜彤的葬礼。他只是独自一个人过去而已,因为他只是余炜彤的朋友,所以,观礼了之后,她也就离开了。

只是她没想到,等到晚上,她即将入睡的时候,他突然接到海城第一人民医院,给他打来的电话。

“你好。请问是陆茜蔓小姐吗?”海城第一人民医院的护士,在电话那端非常有礼貌的确认陆茜蔓的身份。

“你是谁?有什么事吗?”陆茜蔓在得知对方身份之前不会表明自己的身份。

“我们医院现在有一个,叫做白嘉树的病人,在我们医院住院,他留下的紧急联系人是你。不知道您是否是陆茜蔓小姐本人?”

“对,我就是陆茜蔓,你说白嘉树在你们医院住院,他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白嘉树先生受了很重的伤,他现在,就在我们医院住院,他现在人,还没有清醒过来,所以希望您能到我们医院来。给他办理一下,交费的手续,然后,再安排看看是您找家属照顾他,还是我们医院给他安排人照顾他。”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陆茜蔓闻言就知道,白嘉树很需要自己,于是,便在跟护士说了这番话之后,就挂了电话,然后,起身换了套衣服,带上该拿的东西,就开车去了,海城第一人民医院。

抵达医院的时候。嗯,被护士带到了病房里,一眼就看到了,被包得像木乃伊一样的白嘉树。

陆茜蔓瞬间心疼不已,立刻冲到床边,想要握住白嘉树的手,却发现他的手也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

陆茜蔓整个人,焦急的失去了理智,立刻就问跟在她身后的护士,“他这是怎么了?”

“他被人用鞭子抽打。至于打他的人是谁,我们并不知道,只根据我们医院的保安说,他是被一辆面包车丢在我们医院门口的,丢下他之后,面包车就走了。

好在他的身上还带着身份证,我们通过他的身份证在系统里,查到了,天之前在医院里留下的紧急联系号码是你,所以我们就联系你了。“

BOSS的复仇娇妻
BOSS的复仇娇妻
“你连让我睡的资格都也没,还我以为我真心实意爱你,啊愚笨之极,余炜彤,你但是是我报仇路上的垫脚石……”望着眼前的丈夫,余炜彤才明白了,她把一头白眼狼再引进家门!当心脏停余炜彤从迷醉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味道,余伟彤睁开迷蒙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面具遮挡,她只能从男人紧闭的眼睑处的睫毛根部,看到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