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BOSS的复仇娇妻

第25章 根本就没有鬼魂

发表时间:2021-02-24 08:12:20

“那你们报案了吗?通知警察了吗?”陆茜蔓听了的护士的话后,只想明白护士有也没,帮白嘉树报案。当然,白嘉树现在的伤成这样,总要把造成伤害她的人揪出才行。“我们了报毕竟,白嘉树现在伤成这样,总要把伤害她的人揪出来才行。。


推荐指数:★★★★★
>>《BOSS的复仇娇妻》在线阅读>>

《第25章 根本就没有鬼魂》精选:

“那你们报警了吗?通知警察了吗?”陆茜蔓听了的护士的话之后,只想知道护士有没有,帮白嘉树报警。

毕竟,白嘉树现在伤成这样,总要把伤害她的人揪出来才行。

“我们已经报警了,片区的警察也来调查过了。”护士如实回答,却并没有多说别的。

陆茜蔓关心着白嘉树,见护士没有多说,就立刻追问,“警察怎么说?找到伤害他的人吗?”

“因为那辆,面包车是套牌车,所以警察,也查不到究竟那些人是谁?现在,白嘉树先生也还在昏迷当中,无法录口供。”

“真是没用。”陆茜蔓听到护士说整个案子没有什么进展?他顿时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那么,陆小姐,要是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去工作了,您有什么需要,再按铃通知我们。”

护士见陆茜蔓已经开始生气,便不愿意再逗留在这里。

陆茜蔓没好气的摆了摆手,护士这才离开了。

“嘉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有人要这样对你。”陆茜蔓坐在白嘉树的病床边,心疼的看着床上被裹得像木乃伊一样的白嘉树。

但是,白嘉树伤得比较重,根本就没有听到陆茜蔓的声音,陆茜蔓无奈,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在医院里守着他,趴在他的病床旁边过了一夜。

第二天天还没亮,白嘉树才睁开了眼睛。

“嘉树,你觉得怎么样了?好点了吗?”陆茜蔓见他睁开了眼睛,立刻关心的事问他。

“身上疼,好多地方都疼。”白嘉树可以说是被疼醒的,可是想到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他就愤恨不已。

该死的洛霆钧,他竟然敢威胁他,威胁他,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对他下这样像这样的狠手。

“医生说你很多地方骨折了。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陆茜蔓看到。嘉树那紧皱的眉头,就知道他现在肯定疼得厉害,可是无缘无故的他怎么会受这样的伤?

“遇到了一些坏人,他们抢劫了我。”

白嘉树想到洛霆钧之前对他的威胁,以及洛霆钧手中掌握的资料,他便不敢把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任何人,那些事情只能烂在心底。

“那你有没有看清楚他们的脸,必须把他们抓起来,好好的惩罚他们才行。”

陆茜蔓是锱铢必较的,在她看来,白嘉树已经是她的男人了,现在她的男人被人给打了,抢劫了,怎么的也得让那些人付出代价才行。

“他们都蒙住了脸,又是大晚上的,我根本就没看清楚他们,的长相。算了,就当我倒霉吧。”白嘉树很是懊恼的说道,这件事,他除了认栽又还能如何?

“那你觉得现在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肚子饿想吃什么?”

陆茜蔓心疼不已连,看着白嘉树的爱慕眼神里,充满了疼惜。

“我现在疼死了,你叫护士过来给我打一针止疼针,然后再给我买点粥喝。”白嘉树吩咐着,他已经习惯了陆茜蔓对他的照顾,所以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白嘉树的命令,陆茜蔓自然是当做圣旨一般服从他,立刻叫来的护士帮他打了止痛针,又去买了2碗稀粥了就回来,先喂白嘉树吃了,她自己才吃。

吃饱之后,白嘉树,才问陆茜蔓,“你对你姑姑家那个叫林芳菲的死丫头有什么印象吗?”

提到林芳菲陆茜蔓的脸色就是一变,那个死丫头,她讨厌的很,因为她总能在那死丫头的,身上感受到,余炜彤的气息,总让她有一种余炜彤还活着的错觉。

“怎么了?提到她,你是这副表情,她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话?”白嘉树现在都还记得林芳菲在停放余炜彤棺椁房间里,对他说的那些话,她那时的眼神,那表情,那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都像极了余炜彤。“我总觉得那丫头有些玄乎,你知道吗?之前我也是见过她几次的,觉得她乖巧安安静静的,和普通的千金小姐没什么区别,可是前几天,我再见到他的时候,我总觉得在他的身上,似乎是由余炜彤的影子。”

“有时候我不经意的看向他的时候,总有一种看到余炜彤的错觉。她可是余炜彤亲表妹,你说这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陆茜蔓有些惶恐不安的说着。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怎么之前你不跟我说呢?”

白嘉树语气里带着一丝自责,要是之前,陆茜蔓就跟他说了林芳菲的不对劲,那么今天,他也就能够有所提防,而不会露出破绽来,使得洛霆钧有理由暴打了他一顿。

该死的洛霆钧,还说什么这是他想要掐死林芳菲必须付出的代价,该死的,他不是说他是余炜彤的青梅竹马吗?他不是说他深爱着余炜彤的吗?怎么现在又帮林芳菲出气了?

“我只是怀疑而已,所以不想跟你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陆茜蔓不以为意的说到,而后,想起了什么,立即追问白嘉树。

“怎么,你觉得你被打的事跟她有关吗?难道是那个小贱人打的,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被打,跟她没有关系,但是今天,在安置余炜彤棺椁的那个房间里。她跟我说了很多话,她说,她知道余炜彤死的那天晚上,我们对余炜彤做的所有事情。”

“这怎么可能,她不可能知道的。”

陆茜蔓根本就不相信白嘉树所说的话。林芳菲虽然是余炜彤的表妹,但是那天晚上,她来参加了婚礼没一会儿就走了,她怎么可能会知道,那天晚上的事?

那天晚上的事只有她和白嘉树两天知道而已,甚至连那只鸭子都不知道,因为他们说以余炜彤的名义招的鸭子。

“可是她确实是知道,知道所有的细节。包括我们两个人谈话的内容,她都一清二楚。”

白嘉树,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不由得愤恨咒骂,“那个死丫头,她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她的身上还有余炜彤的影子,你说炜余彤鬼魂是不是附在他的身上?”

陆茜蔓突然想到这一点,顿时毛骨悚然,不由得伸手搓了搓自己的手臂,一副非常害怕的模样。

不得不承认,她真相了,林芳菲的身上,可不是有余炜彤的鬼魂么?

但是,白嘉树却并不接受这一点,“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魂。”

BOSS的复仇娇妻
BOSS的复仇娇妻
“你连让我睡的资格都也没,还我以为我真心实意爱你,啊愚笨之极,余炜彤,你但是是我报仇路上的垫脚石……”望着眼前的丈夫,余炜彤才明白了,她把一头白眼狼再引进家门!当心脏停余炜彤从迷醉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味道,余伟彤睁开迷蒙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面具遮挡,她只能从男人紧闭的眼睑处的睫毛根部,看到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