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遥爱相思意

第21章 带我离开

发表时间:2021-04-08 18:35:52

程清瑶镇定脸望着他,他的表述了能当然,那块简言之的“疤痕”是金主留在的吻痕。混蛋,真混蛋,这么最重要的的证据出门时就不明白遮一遮,现在的搞成这样让她怎么作出解释?“我“我……”。


推荐指数:★★★★★
>>《遥爱相思意》在线阅读>>

《第21章 带我离开》精选:

程清瑶沉着脸看着他,他的表述已经能够肯定,那块所谓的“疤痕”就是金主留下来的吻痕。该死,真该死,这么重要的证据出门就不知道遮一遮,现在弄成这样让她怎么解释?

“我……”

她真想豁出去把真相全部说出来,可是,她又想起那个噩梦……他在她面前哭,哭得肝肠寸断,哭得眼珠子滚落出来……不不不,不能说,他等了她一天,现在说出来对他太残忍……金主已经答应帮她退婚,金主应该有更好的办法让他伤得不这么残忍……

对!

金主!

金主一定可以帮她完美解决这件事情!

她咽下到嘴的话,又故作不以为然挠挠脖子:“你不要大惊小怪,我不会那么容易受伤,这小伤是在旅店被虫子咬的。”

“被虫子咬的?”

“嗯,夏天虫子多,不知道是什么虫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咬的,只觉得有点痒就不停地挠。挠成什么样我没注意,后来不痒也就忘记,若不是你现在提起,我还真的要忘了。”程清瑶自知理亏,心砰砰地乱跳,语气却努力地强装自然,看着一点都不像编,更不像说谎。

赵斌信了,不再疑神疑鬼,必竟她不是那种女人,现在又的确是虫子多的夏天。被虫子咬了,抓痒抓出伤口留块印迹,完全符合逻辑。

他不再纠结此事,扭头看向玻璃外面:“虫子咬的伤口,一定要及时处理,我记得这附近有一家药店,我去给你买点药。”

“不用买药,又不是什么毒虫,现在也不难受……”

“不难受不是毒虫也要抹药,夏天热度高,伤口万一发炎怎么办?”赵斌环视一圈,终于在海鲜楼的斜对面找到了药店,走过去顶多十分钟,他站起身往外走:“我去买药,你在这里等着,菜我已经点好,他们送上来你就先吃,不用等我。”

程清瑶伸手拉他,没有拉到,她起身追出去,又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挺拔的站在入口处,正远远地凝视着她,那两道眼神就像两道凌厉地钩,能钩进她的心里。

她的心紧跟着一抽,再定盯凝神望去,只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在酒楼遇见的莫医生。

莫离!

还真是巧,吃两次饭就遇见他两次!

再看他的旁边,没有跟着艾经理,而是跟着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男人。陌生男人一身的恭敬,小心翼翼地站在他身侧,脸上赔着笑。

赵斌不认识莫离,从他的面前擦过去。他面无表情地看了赵斌一眼,又抬头看向她。

她心里又是一突,感觉说不出的奇怪。可是艾经理不在,她就没有过去招呼的必要。只远远地朝他点点头,便转身坐回自己的位置。

再不敢多看后面一眼!

她在怕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莫医生请这边走,我订的房间在三楼。”

“不去房间,就在大厅随便找个位置。”莫离一身冷冽,见中间有空位就朝那里走过去,男人一脸错鄂,又不能说什么,招手叫来服务员退了房间,再把房间订好的餐移到大厅。

一切又恢复原样,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只是,程清瑶的心怎么都再回不到最初,一直砰砰的乱跳,跳得她心慌慌。她透过玻璃的倒影也看见莫离坐在不远的地方,正和陌生的男人聊着什么事情,有问有答,频频点头。

“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赵斌是跑回来的,手里拿着药,气息还有些喘。

她收回目光,接过药放到一边:“没看什么,一个人发发呆而已。赵斌,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抹药。抹得一身药味,我会没食欲的。”

“好,吃完记得抹,千万别再忘记。”她的食欲本来就小,再影响一下她就真的不用吃,赵斌没有再纠缠这个细节,坐到她对面拿毛巾净手,再帮她削虾,弄蟹,夹鱼,还不停地招呼:“你多吃点,海鲜吃再多都不怕长肥。不过要我说,你的确是太瘦,等以后结婚我就不让你出去工作。我要养你天天在家里大鱼大肉,瘦成这样我看着心疼,胖一点我心里能安慰些,能觉得自己还是挺有用的……”

程清瑶没有理他,让他自言自语,偶尔也给他夹点菜:“你也吃,不用一直给我夹,我吃不了这么多的。”

赵斌开心极了,眼睛笑眯成一条缝,还对她夹的菜赞不绝口,好像那道菜不是她夹的,而是她亲自下厨做的。

“……”她很是无语,不再给他夹,只顾自己吃,再继续听他自言自语。他也是能说,一直说一直说,无所谓她答不答,他就那么执着的说说说。

不知道说了多久,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忽的就变了音调,凑过来有些紧张地告诉她:“瑶瑶,我爸妈今晚不在家,你去我家里住一晚,好不好?我那个床睡得还不错,你去试试,要是觉得舒服,到时候我们的婚房就买那个牌子的大床。”

她吓到了,完全没想到单纯的赵斌会突然提出这种要求,手中的筷子一支支掉到桌上。他提的要求很简单,简单到初中生都懂,无非就是想和她做男女间的那点事。

怎么会这样?

剧情怎么会这样发展?

赵斌他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

她能装死吗?她能装不存在吗?她能装消失?能装聋做哑吗?

她的心慌了,更多的还是害怕,又见赵斌凑过来,涨红着脸又害羞又磕巴的说:“我没别的意思,你不用害怕,我就是想着还有两个月我们就要登记结婚,也不怕什么闲言碎语。婚房今天买了,聘礼今天过了,剩下的十万在家里放着,你过去我正好把它给你。明天你拿着去存,去买婚纱买首饰都可以,零花也可以。反正都是你的,无所谓你怎么花。”

程清瑶往后移,拉开两人的距离,也频频摇头:“我说过,在没有结婚之前,我不想……”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想叫你过去试试那床,再把钱拿走。我没有想对你做什么,更没有那种强迫的恶意。瑶瑶,我爸妈不在家,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我可以睡他们的房间,还有客房我也可以睡,你……”

“我对床不讲究,能睡就行,这个你自己拿主意,不必过问我。”

“婚后的大床是我们俩人一起睡的,我不想你睡得不舒服。”

“赵斌……”

“瑶瑶……”

“这个问题我不想讨论,我去一下洗手间。”程清瑶逃似地躲开,直奔洗手间,她不要去赵斌家里,不要去。她得找借口离开,得找救兵来救……她打电话给谭夜樱救场,谭夜樱居然关机……怎么办?怎么办?想想想,又猛的想起一个人,莫离……

他就在这里!

又有几分熟悉,又是艾绾绾的男朋友!

她去求他的话,他应该能帮忙!

思定主意,她又匆匆走出洗手间,刚刚走到拐角处就一头撞到莫离的身上。他一脸冷冽的俯视她,她却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莫医生,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

遥爱相思意
遥爱相思意
程清瑶有两个身份,夜间是总秘,早上是睡美人。莫离是上司的前男友,他和上司提出分手后就跑来最求她。她怀上了金主的孩子,他也不不介意,紧紧地抱住她说:“老婆,我正缺个儿子。”金一丝不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