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遥爱相思意

第23章 女人是用来哄的

发表时间:2021-04-08 18:35:54

赵斌很听话的时候没力气,不很听话的时候力气跟牛似的甩都甩不开,程清瑶急得想咬人,扒在车门上死都不愿下车:“赵斌,你有完没完没了?你再闹,我以后就真的已不再理你。”“我也没“我没有闹,闹得是你。去我家住一晚,又不是让你上刑场,有那么难吗?”赵斌再顺从也是男人,脾气上来跟男人一个样,有力气没理智。他使劲地推,非要把她押上汽车,非要把她带回家满足自己的私欲,让邻居涨涨见识。。


推荐指数:★★★★★
>>《遥爱相思意》在线阅读>>

《第23章 女人是用来哄的》精选:

赵斌听话的时候没力气,不听话的时候力气跟牛似的甩都甩不开,程清瑶急得想咬人,扒在车门上死活不肯上车:“赵斌,你有完没完?你再闹,我以后就真的不再理你。”

“我没有闹,闹得是你。去我家住一晚,又不是让你上刑场,有那么难吗?”赵斌再顺从也是男人,脾气上来跟男人一个样,有力气没理智。他使劲地推,非要把她押上汽车,非要把她带回家满足自己的私欲,让邻居涨涨见识。

程清瑶身瘦力小,抵抗了一会儿就没力气再抵抗,她被推进副驾驶位,被绑上安全带,被锁在汽车里面。她怎么拍门,怎么拧锁,都打不开车门:“赵斌,赵斌,你疯了是不是?”

她急了,更多的还是害怕,万一被带回家,万一他再失控,万一……她身上还有太多太多金主留下的痕迹,他看见后一定会失落伤心。失落和伤心之后,也一定会深受刺激的发生兽性……

不不不!

不可以!

她急得满头大汗,慌张的找开门锁……赵斌又岂能让她找到,他一手挡着她一手快速倒车,她说什么他统统都不听,一意孤行地就要带她回家……

程清瑶要哭了,眼泪漫上眼眶,她真的不懂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她对他们从来都没有恶意,而他们却一直都在针对她?

莫离帮帮她,又能怎么样?

谭夜樱不关机手机,又能怎么样?

程东昆给她一条小小的活路,又能怎么样?

还有赵斌,他再多听她一次话,又能怎么样?

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待见她?为什么不公平的待遇都要集中到她一个人身上?为什么?为什么?她也是人,也会有承受不住的时候……眼泪垂到眼边,欲落不落,又随时会落……忽的,赵斌急刹车,一个车体摇摆把她的眼泪直直撞落出来……

她低下头悄悄地拿手抹去,又听敲玻璃的声音传来。她顺着声音抬头望去,只见莫离站在车窗外,一身挺拔,神情冷峻,目光严肃。

见她不放窗,修长的手指又扣了扣玻璃:“放下来。”

赵斌不想放,可是车前拦着一个男人,他怎么都是走不了。只能放下车窗,侧着身没好气的问:“你谁啊!为什么要拦我的车?”

莫离没有理他,伸手进来帮她解锁,再拉开车门面无表情的对她说:“碰巧看到你,就找你帮我做点事,下车。”

她僵在那里,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老天开眼吗?这是莫医生要帮她了吗?热呼呼的狗屎运也要让她踩到一脚顺一次吗?

“下车,没听见?”莫离烦躁不堪,她那什么眼神,挂着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好像是他欺负她似的。他刚从洗手间出来,好吗?看见她被拖走,他本不想管的,好吗?若不是她一直在苦苦挣扎,他真的不打算管。拦车的那一刻,他也有看见她的泪,如珍珠般坠落。

落在他心里烙下一个血印,只觉得她可怜!

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程秘书,我让你下车这句话,你打算让我说几遍?”

程清瑶被吼的惊魂,哦了一声就快速地解安全带。赵斌又哪里会让她下车,一把拉住她,紧张地问:“瑶瑶,他是谁?为什么他让你下车,你就下车?你为什么要听他的?”

程清瑶没有回头,背对着用力地甩开他的手:“他是艾经理的男朋友,时常会来公司找艾经理上下班。艾经理有什么东西要给他,都是我送过去。他有什么东西要给艾经理,也都是打电话给我,我过去取来送给艾经理。”

赵斌知道艾经理,也知道她秘书的工作就是这种职责范围,可是……怎么会这么巧?能在吃饭的地方遇上?还又正好有工作要处理?

莫不是有什么诡异?

他紧跟着下车,跑到她身后一把将她拽到自己的怀里紧紧地箍着,也很不客气地对莫离说:“对不起,艾经理的男朋友,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没有权利在这时候把我女朋友带走。”

莫离回头,一眼就看见他的手紧紧地箍在她的胳膊上,他很是厌恶,犀利的眸光一闪而过,同时很不客气把她一把拽过来丢到身后藏着:“有一种工作时间,叫做加班。身为KG集团的员工,她首先要适应的工作模式,就是随叫随到的加班。如果她连这点都做不到,那她就没有资格在KG集团上班。”

“那班不上也罢。”

“别说你是她的男朋友,你就算是她的老公,你也做不了她这个主。”

“我做不了,你能做得了?你又不是她的上司……”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亲自见见她的上司,让她亲自过来跟你聊一聊KG集团的工作性质和程小姐下周的工作任务安排?”

“你……”

“我叫莫离,莫要的莫,离开的离。现在我要带程小姐离开,如果她今晚有发生任何失踪或者受伤的事情,你明天可以直接去警察局报案,直接报本少爷的名字,不用客气。”莫离口吻强硬,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君临天下的王者霸气自然流露,震撼全场。

赵斌有点软,不敢反驳,嘴巴张了又张,几次都没能把要说的话挤出来。

莫离哼的转身,又见她满眼是泪,气不过的再回头警告赵斌:“女人是用来哄的,不是用来欺负的。你可以给不了她世间最奢侈的豪华,但你一定要给她笑容。如果你连笑容都给不了她,那你给她的爱就毫无意义。赵先生,别让我再看见,你让她哭。”

“什么?”赵斌寻着方向看去,这才看见路灯下程清瑶盈盈泪光,他的心狠狠地抽了又抽,目有深深地愧色:“瑶瑶,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刚才我有点冲动,是我错了,是我……”

程清瑶没有再听,扭过身跟着莫离一步步的往前走,她努力地憋着泪。坐进莫离的汽车,那眼泪还憋在眼眶。

莫离更加烦躁,想训她但见她可怜又训不出来,只沉下脾气,暖了暖声音说:“想哭就哭出来,憋在心里憋出内伤,要花钱动手术不算,还得害我加班……”

遥爱相思意
遥爱相思意
程清瑶有两个身份,夜间是总秘,早上是睡美人。莫离是上司的前男友,他和上司提出分手后就跑来最求她。她怀上了金主的孩子,他也不不介意,紧紧地抱住她说:“老婆,我正缺个儿子。”金一丝不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