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遥爱相思意

第25章 依赖

发表时间:2021-04-08 18:35:55

程清瑶从来没有有过这种欢悦,她像中了大奖似的狂奔过去的,连转租车的成本都不记得我核算,只想快点儿快点儿……快点儿看见金主,越快越好……地方偏远,又恰恰夜生活……重新开启的黄金时间,路华姐一张脸拉得老长,双眸淬过毒似的冒着绿光:“不要以为我对你客气点,你就有嚣张的本钱,你要想死直接跟我说,我一样会很客气的成全你。”。


推荐指数:★★★★★
>>《遥爱相思意》在线阅读>>

《第25章 依赖》精选:

程清瑶从未有过这种欢愉,她像中了大奖似的飞奔过去,连出租车的成本都不记得核算,只想快点快点……快点见到金主,越快越好……

地方偏僻,又正是夜生活开启的黄金时间,路上有点堵,她紧赶紧催,还是晚了。

华姐一张脸拉得老长,双眸淬过毒似的冒着绿光:“不要以为我对你客气点,你就有嚣张的本钱,你要想死直接跟我说,我一样会很客气的成全你。”

“金主呢?”程清瑶没心情跟她扯皮条,她现在需要的人是金主,是金主。心情有点澎湃,眼睛酸酸胀胀想哭个痛快。

华姐看见了她的眼睛,通红通红的,明显是哭过。不过。这个金主脾气好,不会因为她哭而开罚单。她上前拔她的衣服:“金主早就到了,正在房间等你。”

“……”程清瑶的眼睛又红了一圈,他已经到了,已经在房间等她。

“你快点洗澡,洗完澡我送你过去……”

“我想现在就过去,我想去房间洗澡,华姐,对不起,我现在就要过去。”多一分钟,程清瑶都等不及,她脑袋发热地推开华姐,且不顾华姐的怒喝和叫喊,一条筋的往房间方向狂跑。

“009,你找死是不是……009,你给我站住……009,你给我回来,回来……”

华姐在后面追,又哪里追得上她年轻的腿……她跑得飞快,一路绕着人,风一样刮到房间,撞开房门,看见金主背对着门,负手站在窗边,一身白色的睡袍衬得他身姿笔挺,仙风道骨。

他听到声音,缓缓回头,白色的面具罩在脸上,看不到五官,看不到神情。但是,他能看清程清瑶,满眼的泪,受尽委屈没人倾诉的可怜样。

他有些心疼,松开负在身后的手,朝她微微张开:“过来!”华姐追到门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正想骂程清瑶,又见金主如此反应。于是到嘴的话生生缩回去,识趣地站在边上等关门。

程清瑶的眼泪洒落出来,飞奔而去,投入他的怀抱,紧紧地抱着他。她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怀抱,她需要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不管他长什么模样,不管他是什么身份。

她也能感觉出来,此时的他是心疼的,是宽容的,是不同于莫离的冷冽和冷漠的。此时的他,有温度,有胸怀,还有情怀。

她趴在他的肩头,从小声的轻泣到放声大哭,从放声大哭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哭得惊天动地,哭得委屈寂寞,眼泪湿了他肩头一大片……

他没有嫌弃,如初地抱着她,拍着她。想哭多久,他就陪多久。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长,他却有些了解她,不到难处,不到有一定的信任和依赖,她是不会来他面前哭。

心疼!

又庆幸!

他还有这个价值!

低头想吻吻她,可恶的面具又遮挡着他的唇,他连最基本的亲吻和亲哄都做不到!

只能抱着她,轻轻地拍,轻轻地拍,就像母亲拍着刚出生的婴儿,舍不得用力,又充满着人性的温柔……哭吧哭吧,哭完就没事了,哭完就不会憋出内伤……哭吧,哭吧……

她哭,一直哭,哭得好痛快,恨不得把自己二十多年受的委屈一下全部哭尽。哇哇的,哇哇的,哇到最后没力气再哇,又觉得自己哇得好搞笑。

“噗”的破涕为笑,脸埋在他肩上,没脸出来见人!

他把她的脸抬起来,细细地端详:“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哭这么狠,眼睛肿了,脸也肿了。”再抽纸巾给她擦泪擦鼻涕,擦完就有了一堆的废纸,他又取笑她:“下次去浴室哭,哭出来的眼泪够我们洗个澡。”

她不好意思的噘噘嘴,又环抱他,靠在他身上不想动:“我以为你今天不会叫我。”

“我不叫你,你又会去谁的怀里哭?”他的脾气好到没脾气,她怎么抱,他就怎么依着,修长的手指还轻轻地揉着她的耳垂,帮她按摩放松。

程清瑶闭着眼睛舒服的享受着:“你不叫我来,我就一个人憋着。”

“不怕憋出……”内伤到嘴,又急急改成:“不怕憋出毛病吗?”

“我的毛病还少吗?多一个不叫多!”

“你以前都是这么处理问题?”

“差不多!”

“为什么?”

“家事太丑,不想太多人知道。”

“这么说来,今晚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又是家事?”

莫离怎么问她,她都没有说。可是,他不一样,她再丑的一面他都见过。没有拒绝他,她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赵斌叫我过去,无非就是想和我做那种事情。我和你有交易,在馆里馆外都只能侍候你一个男人,我怎么能跟他做那种事情。我拒绝他,他就火了,强行把我押进汽车。我怎么都下不了车,更不敢想之后要发生的事情,我被吓到,真的被吓到。是莫离帮了我,可我心里还是有后怕。怕万一莫离不来救我,怕万一被赵斌强行带回家,怕……”

什么都怕,想想都怕!

如果真到那一步,她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一个女人侍候两个男人,她自己都会嫌弃自己!

金主却有了无比的欣慰,将她抱紧在怀中:“我不在你身边,你还能时刻记着我,这一点表现的很好。好了,现在已经安全,你没有被赵斌欺负,也已经在我怀里,不怕了。”

“……”还是有点后怕,抱紧他,又听他说:“我们如果没有交易,你会愿意跟他去吗?”

“不会!”程清瑶回答的很果断。

“为什么呢?”

“不是程东昆,我不会和他做情侣。做情侣之后,我和他提过数次分手。程东昆逼我结婚,我虽答应,我也在想办法让这婚结不成。自始自终,我都没有想要和他一直走下去。连走下去都不想,又怎么会和他滚到一起?所以,没有交易,我也不会过去。”

“这话说得我爱听!我再问你,我们一年期限结束后,你会去找哪样的男人结婚生活?莫离那种吗?”

“不不不,我对男人没有需求,我会来这里遇见你,完全是因为程东昆。一年期限结束后,我想我会一个人生活……”

“如果程东昆还要继续逼你呢?”

“那我来找你,你帮不帮我?”

金主笑了,白色面具遮住的脸笑得璀璨如花:“这么说来,我还成了你身边重要的人?”

“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

“可是,你想让我帮忙,你就要有本事勾住我的心。勾住了我的心,我才会记住你,才会一直罩着你。”

程清瑶的脸蓦的一红,她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也豁出去地说:“你是我唯一的男人,我自然会想尽办法勾住你。可是,一离开这个馆,我又要去哪里找你?你这么出色,身边注定会缠绕许多出色的女人,我就怕……”

遥爱相思意
遥爱相思意
程清瑶有两个身份,夜间是总秘,早上是睡美人。莫离是上司的前男友,他和上司提出分手后就跑来最求她。她怀上了金主的孩子,他也不不介意,紧紧地抱住她说:“老婆,我正缺个儿子。”金一丝不挂。。…